Cornix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忘羡】云深不知处鸡飞狗跳的九天 04

太萌了不行了

森罗:

※云深求学时期


※放飞自我


※前文http://nicomakirin.lofter.com/post/1e6d45a7_f2575dd




本来想咸鱼的,然而事情又多了起来,而且收到图感觉不更有点愧疚(…),只能给自己打管鸡血了…










04








逐渐远离了被山岚笼罩的云深不知处,悠悠钟鸣与淙淙流水声都开始模糊。自竹林中走出两名身形相近的少年,一人素衣负琴,神容昳丽而冷峻;一人戴斗笠披黑衣,顾盼之间却是说不尽的神采飞扬。




大概是嫌斗笠戴着碍事,那人走了一段路后便颇为嫌弃地将斗笠摘了下来,而后露出耸立在发间的两只尖尖狐耳。思量了一下,他又将那被改装成披风的黑布拉过了头顶,无奈这下便露出了蓬松的尾巴,像春日里一捧柔软的橘红的鹤望兰。




蓝忘机跟在他身后,无言地看着对方不断摆弄黑布,直至那尾巴在眼前晃了又晃,他才忍无可忍地提醒道:“尾巴……露出来了。”




魏无羡道:“可是戴着斗笠,耳朵很不舒服啊。”




蓝忘机不语。魏无羡便又道:“唉,罢了罢了。戴就戴吧,要是我多说几句你又要不理人了。”




蓝忘机冷声道:“你已经说了很多句了。”




魏无羡道:“也不知泽芜君为什么让你跟我来,明明你这么不待见我。虽说江澄不认识路不能跟我来,不过再不济从你们家随便找个跟我不熟的门生也行啊。”




蓝忘机道:“我跟你也不熟。”




魏无羡道:“这可不是你说了算。我师姐已经钦定了你是我朋友了,你别急哈哈哈哈哈,以后有汤我会记得给你带一份的。”




蓝忘机:“……”






半个时辰前,蓝曦臣将他们召至藏书阁,将自己整理出的讯息给他们罗列了一遍,简明扼要得总结出结论,即魏无羡需亲自前去寻找那只赤狐,弄明白它的意图,让它得偿所愿,才有可能去除异象。




魏无羡:“……我不服,为什么我被它咬了还要帮它实现愿望?”




蓝曦臣为难地笑了笑,道:“可实在是没有别的方法……你所中之咒乃狐妖所加,也唯有狐妖可解。”




蓝忘机盯着魏无羡因不满而不自觉摇起的尾巴,捻灭了“若伸手按住它应当会安分一点”的心思,挪开目光,适时地出言道:“兄长。”




蓝曦臣了然道:“忘机,此次唤你过来,也是为这件事。魏公子人生地不熟,不一定能找到赤狐所在,你就协助魏公子,为他带路吧。”




魏无羡本想说其实我经常溜出去,早把你们姑苏哪个地方卖什么酒果子什么味都摸清楚了。奈何这种混账话在泽芜君面前实在说不出口,也只好憋在心里。




他偷瞄了一眼蓝忘机。蓝忘机倒没表现出不悦,只一如既往平静地应了声。他忽地觉得心头一阵舒坦,但还是若无其事地不让喜色流于形表,身后尾巴倒是难以自持地雀跃起来。




见事情没有什么大碍,蓝曦臣便告诉魏无羡可回去打点行装,打点好后即刻出发。待魏无羡走后,蓝曦臣缓缓看向蓝忘机,对方仍绷紧了背站得笔直,神色严肃。




蓝曦臣道:“你不问我为何让你去?”




蓝忘机静默片刻,道:“……为何?”




蓝曦臣道:“先前你与魏公子似乎闹过一些不愉快,我便想能否借此机会让你们二人消除芥蒂……况且我以为,你与魏公子应当十分相熟。”




蓝忘机顿了一顿,平声道:“并无。”




也不知他否定的是哪件事。蓝曦臣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又道:“可你现在不是挺高兴的?忘机,交到朋友是好事,不必……”




蓝忘机:“……”











新雨初歇,屋檐尚有未涸的水珠沿着沟壑滑落,长街之上弥漫着清爽的湿气。不少商贩在雨停后陆续出来摆摊,行人渐多,城中又慢慢热闹起来。




蓝忘机思量着,要去往前日去过的那座无名深山需穿过这条长街。况且上回那赤狐已被人发现,必定会携着狐崽转移到更为隐蔽的地方,如此一来要再次找到它便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兴许还要再花上些时日,找到后如何应对,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他边想边抬头,放眼望去,行人来往,长街一览无余,唯独不见魏无羡的身影。




蓝忘机:“……”








此时魏无羡正站在一个枇杷摊前,跟摊主侃大山。




摊主是个跟姑苏水乡有些气质不合的魁梧大汉,肩上坐了个梳包子头的三五岁的小姑娘。小姑娘一直努力地抬手试图掀掉魏无羡的斗笠以看清小哥哥的真面目。魏无羡一边游刃有余行云流水地闪着小姑娘的魔爪,一边跟摊主扯着天南地北。




聊着聊着聊到了近来在城中偷鸡偷鸟十分猖狂的赤狐妖,大叔愤慨地一拍篮筐,差点把肩上的女儿甩了下来,稳住身形后他道:“那妖怪,若是让我碰到,必定将它大卸八块!我家翠姑就是被它祸害了的!”




魏无羡:“……你家翠姑?”




大叔道:“是我家养的画眉!眉清目秀,额上一点红,胸前一抹绿,鸟中小美人,就这么叫那狐妖给叼走了!”




魏无羡:“……”




这人起名字怎么跟江澄一个德行。




魏无羡啃了一口枇杷,委婉道:“如此,着实令人惋惜。”




大叔义愤填膺地又是猛地一拍:“可不是!”




小姑娘正按着爹爹的头往前探出身,眼看快要碰到斗笠了,忽然被这么一颠,直接整个人栽了出去。魏无羡忙“哎哎哎”地伸手去接,小姑娘落到她怀里后,第一件事就是爬起来,十分忘恩负义地朝他的斗笠猛地一扯。




大叔道:“谢谢公子……你?!”




魏无羡看着怀里的小女孩得意地扬起斗笠后还好奇地捏了捏他的耳朵,不由得下意识环顾四周,开始认真地考虑撤退路线。




呆立片刻,大叔发出惨绝人寰的咆哮:“放下她!!你这狐妖,别想再祸害我的女儿!!!”




魏无羡:“等等,其实我……”




他的声音淹没在周遭的嘈杂中。大叔振臂一呼,旁边小贩均投以注目,行人纷纷聚了过来。看清情形后,群情激奋:“怎么回事?这狐妖怎么还敢光天化日送上门来?”“狐妖!孽障!把我家艳桃还来!”“以前没见过狐妖,没想到长得还挺俊的……”




……你们做了什么为什么狐妖不敢送上门啊?你家艳桃谁啊取名字能不能高雅一点??还有最后那个,谢谢你夸我啊???




魏无羡一边疯狂腹诽一边放下小女孩,试图趁围观群众讨论得如火如荼时不带走一片云彩地悄然离开。无奈他一转身,便有眼尖的人指着他喝道:“他要跑了!”




与此同时,一声狗吠如平底惊雷险些把他的魂魄吓飞。




回头一看,不知谁牵来一条黑鬃大犬,狗牙锐利闪着寒光,正呲牙咧嘴,将牙寒森森地对着他,蓄势待发。




腿软之际,魏无羡脑里只剩下一句话:杀父之仇不过如此。




大狗又吠了一声,竟突然朝他扑了过来。




魏无羡本能地支起所有力气,撒腿就跑。




大狗在身后紧追不舍,魏无羡连惨叫都顾不上——平时帮他赶狗的是谁?江澄?不在。现在跟他出来的是谁?蓝……




想及此处,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放声大喊:“蓝湛蓝湛蓝湛——!!!”




话音骤然截断,他猝不及防撞入一个人怀里——或者说对方已经有意识地伸手去接他,还是被他撞了个趔趄。




辨清来人是谁后,魏无羡立即手脚并用地缩到那人身后攀住对方脖颈,大约是受了不小的刺激,竟然脸色发白,半句话都吐不出来。




蓝忘机被他抱得有些僵硬,察觉到对方在发抖后,无措地碰了碰对方环住自己的手。对方似是安心了一些,身体放松了,手却环得更紧了。




蓝忘机定了定神,缓缓地将目光移向前方。




追上来的凶猛大狗愣是被他的眼神吓退一步,吠都不敢吠。




跟上来的几个人看见此景,一愣过后通过装束认出了蓝忘机是姑苏蓝氏的人,不由面面相觑。




蓝忘机冷声道,此人并非狐妖,只是在前几日与蓝家门生一同追查狐妖时中了咒,今日我们出来也是为追查当日狐妖,准备不周,吓及百姓,多有得罪,望周知。




那几人听了这番话,犹犹豫豫地还要再问些什么,然而一接触到蓝忘机的目光便不敢吭声了,只得相互打着哈哈,宛如无事发生过般勾肩搭背地离开。




蓝忘机踌躇了一下,安抚地拍拍魏无羡的手,淡声道:“已经走了。”




魏无羡头也不抬,语无伦次道:“狗?走了吗?走了吗?!”




于是蓝忘机再次缓缓将目光移向前方。




感受到冰锥利刃般的目光,大狗打了个哆嗦,竟大气不敢出一声地转了身,颤颤巍巍地蹒跚着离开了。




蓝忘机道:“走了。”




魏无羡这才勉为其难地松开了蓝忘机,抱着跑着跑着甩掉了的黑布试图平复心情。大概是受了不小的惊吓,双耳直立,仿佛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尾巴也炸开了似的瑟瑟发抖。




蓝忘机道:“……你怕狗?”




魏无羡毛骨悚然道:“狗不可怕吗?!”




蓝忘机无言。




“你……”想了想,他抬手蜻蜓点水般抚了抚那双狐耳,面不改色道:“你……别乱跑了。”




哪还敢乱跑。魏无羡忙不迭点头,无意地蹭了蹭蓝忘机的手,对方立即如遭火燎一般将手缩了回去。











从被狗追的阴影中平复过来后,魏无羡立即嚷嚷着要先去客栈大吃大喝好好休整一番。蓝忘机摇了摇头,虽不赞同,却也顺了他的意。两人便就近找了家客栈,要了间厢房,点了些酒菜,坐下歇息。




一关上门魏无羡便如获大赦般甩掉黑布,兴冲冲地坐下斟酒。蓝忘机不动声色地将魏无羡推过来的酒杯移开,魏无羡便道:“蓝二公子,别这么不解风情嘛,这里又不是云深不知处,赏个脸,喝一小杯行不行?”




蓝忘机道:“不。”




魏无羡抽了抽嘴角,却也不肯死心,佯装好好吃饭,而后趁其不备将盛水和盛酒的杯子迅速调换。




蓝忘机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啪嗒一声倒在桌上。




魏无羡目瞪口呆地看完了他从喝完到倒下的全过程,第一反应:莫非酒里有毒?




默默盯了对方半晌,魏无羡试着去戳对方的脸。




蓝忘机忽然抬起头来,迅速抓住了他的手。




看起来眼神清明,倒也不像喝醉了的样子……魏无羡心里嘀咕着,猝不及防被对方拽了起来。




对方力道极大,魏无羡挣不开手,只得跌跌撞撞跟着他走,嚷嚷道:“干嘛呢干嘛呢?”




蓝忘机拖着他走到床边,一把捞起扔在床上的黑布,抬手一掀,把魏无羡的头盖了个严严实实。




魏无羡:“……”




吓得他连尾巴都不会摇了。




蓝忘机却探头看向他的尾巴,一脸严肃,看起来非常不满意,然后又抬手将黑布往下扯,试图扯到尾巴处。




魏无羡一把将黑布拿下来:“别扯了,遮不住的。话说回来你这是怎么回事……”




蓝忘机严肃地看了看他,而后不容分说将黑布夺过来,执拗地重新盖在他头上。




魏无羡无语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凑到他耳边,低声道:“藏起来。”








-TBC-




话说都已经走出云深的地图了,是不是该换个标题

评论

热度(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