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nix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德哈】德拉科马尔福04(完结)

好萌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蓝丝带:

设定:韦斯莱双子今天又研究出了一种新药,喝下了之后,你看到的第一个人的名字会是你今天所有被问问题的答案。


德拉科马尔福01


德拉科马尔福02


德拉科马尔福03


  今天一整个下午,马尔福都跟在哈利身边,几乎寸步不离。这多少让人沮丧,据双子透露,期限只有一天,还有很多人都没问过问题,没有玩到啊!可是有马尔福在,他们又不敢!万一,马尔福又说要告诉他爸爸呢?


  “你为什么坐在这里!”罗恩对于晚餐时间马尔福强硬挤到哈利旁边坐感到十分不满。


  马尔福张嘴就要吐出那个他对罗恩惯用的称呼了,却接收到了一记哈利的狠瞪,只能忍气吞声改了口“韦斯莱,你还想被人群挤下桌吗!”


  罗恩翻了个白眼,想想觉得其实也有道理,赫敏也无奈地沉默了。


  虽然马尔福还坐在这里,但抵挡不住人们火热的视线啊!不让问,坐在位置上看总是可以的,所有人都时刻准备着,等着有那么一个瞬间,一个意外,他们可以见缝插针玩耍一下。


  马尔福环视了一下四周,皱了皱眉“波特!你晚上不能回格林芬多寝室!”


  “马尔福,你说什么梦话!哈利不回格林芬多难道和你去斯莱哲林吗!”罗恩真的坐不住了,这个马尔福真是越来越过分。


  “当然不!斯莱哲林寝室怎么能让格林芬多的人进去!”马尔福斜眼瞥了罗恩一下。


  而且,斯莱哲林更不安全。身为一个斯莱哲林,他对斯莱哲林的本性真是再清楚不过了。在外面还好,回到了寝室,谁知道他们会为了玩一下干出什么事来。偷偷摸摸使个绊子不让人发觉,斯莱哲林还是有人做得到的。


  “我和波特今晚12点之前不回寝室。”马尔福终于做出了决定。


  这句话一说出来,三个人都目瞪口呆。异口同声地说:
  “马尔福,你胡说什么!”
  “马尔福,你想干什么!”
  “马尔福,你要做什么!”


  马尔福不耐烦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有更好的办法吗?”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木然地耸了耸肩膀,表示这个回答不是他的错。


  “我觉得我对这个名字快要习惯了,这真是太恐怖了!”罗恩哭丧着一张脸,仿佛听到了什么噩耗。


  赫敏最先关注到重点“那你打算带哈利去哪?”


  “越少人知道越好。”马尔福斜眼,并没有告诉他们的意思。


  “我们不可能在不知道位置的情况下放心你和哈利在一起。”赫敏直视着马尔福,显然是一定要问出个结果“你知道,我们并不信任你。”


  “而且,你必须告诉我们,待会儿你们走的时候,需要人打掩护,不然肯定有人跟踪。”理智的女孩又加了一块砝码。


  “赫敏,不至于的,跟踪,打掩护什么的这也太夸张了。”哈利觉得事情没有那么严重。


  “也许没有这么夸张的,可你是大难不死的男孩,而那个意外的名字又偏偏是戏份很足的你的死对头马尔福!”


  四人纷纷斜眼用余光瞥了大厅其他位置一眼。但愿那些人三心二意地,能及时吃完晚饭……


  最终马尔福还是说出了计划,完美达成交易。


  其实马尔福带他去的位置还真不是什么特别隐蔽的位置——居然是天文塔楼顶。


  “这里很容易被发现的!”哈利突然觉得马尔福搞不好真的是为了戏弄他了,开始警惕。


  “这么高,没有谁会天天没事够着脖子去看上面有没有人的!他们也看不到!”德拉科显然是看出了哈利的防范,摆出一副你是智障的眼神“而且这里方便看清对面教学楼上的石钟。”


  哈利转过身往下看去,教学楼满是灯光外溢的方格窗口,三座高低不齐的塔就立在大楼的边上,他一眼就能看到格林芬多的塔楼,那里有明黄的灯光从窗口露出来,在空气里投下光柱又在半空隐去。天早就不太明亮,暗蓝色的夜幕一直拉到视线尽头。教学楼上的大圆盘石钟却兀自亮着,格外显眼,它的两根指针像是骑士的黑剑一样的,看起来坚实又沉重。


  “现在七点半。”马尔福走到天文塔塔楼的边沿上坐下“我们还要等四个半小时。”


  哈利轻轻嗯了一声。


  少年白金色的发在这光线暗淡的夜倒是很抢眼,看起来柔顺光滑。


  他走过去在马尔福身边坐下,两个人,久久沉默。


  他们,好像没什么可以说的。从一年级开始就是死对头了,已经四年了,他们的关系可以说是越来越差。不过哈利一直觉得马尔福的某些恶作剧简直幼稚,比如那个在教室里隔空飞来的纸鹤,上面是孩子一样的涂鸦。哈利当时比起生气是更想笑的,然而当自己看过去的时候,那人居然还摆出一副挑衅地样子冲自己扬眉,那真的一点也没有威胁感。


  如果不是开学那时,他对罗恩的恶语相向,他们也许不会走到这一步,因为在认识了这个人这么久之后,他现在基本都不会相信,马尔福会主动伸出手去和一个人交朋友,然而当年男孩确实这样做了,并且,那个人,是他。


  马尔福在哈利的印象里极少这么沉默,因为在他身边的马尔福不是满嘴嘲讽就是满脸怒气。如今两人这样静悄悄的并肩而坐还真的很稀奇。


  天文塔倒是是个好地方,天文课观星的时候。这个地方会很热闹,因为这里高,那种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天空的感觉,奇异而满足。可惜今天天气并不太好,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然而没有半点星光,月亮披上发了毛边的羽织,朦朦胧胧的样子。


  周围一片静谧,初秋的风拖着柔软的尾巴扫过他们的脸颊,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要么眼睛四处打量,好像有事要做的样子。要么注视着某一点发呆,好像在沉思。总之,你该有个伪装的,这样空荡荡的环境里,我们相邻而坐,却好像彼此不识的陌生人,连坐姿稍微懈怠都显得尴尬,连手闲下来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终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有人率先打破了沉默,这尴尬也该歇歇了。


  “占卜课上,你想的什么?”


  “德拉科马尔福。”他还没来得及从天空收回视线,嘴巴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马尔福愣了一下,然后又拧起了眉“该死的胡话饮料!”


  “我不是让你和我说话别用问句了吗?”哈利瘪了瘪嘴,一幅我很无辜的样子。


  “我看到你指的那句话了。”德拉科又转过脸去,还不忘抛下一个轻哼“大难不死的男孩,时时刻刻想的东西都和整个魔法界有关。”


  “额……”哈利顿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是应该实话实说来怼一下这个人呢?还是让这个人继续自作聪明呢?


  “我也看到你的那句话了。”哈利觉得,或许他可以和马尔福玩一个交换游戏。


  马尔福斜眼瞪他“那玩意儿又不准,你难道还信吗?”


  “德拉科马尔福。”哈利看着又皱起眉头的马尔福笑了“你自己要用问句怪我啰?”


  “我问问题当然用问句!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我就不会这样难堪!”


  哈利真的很想告诉马尔福,其实是他的错,但还是算了,这个混蛋说不定会去告状的。


  “我不信那个占卜,但我好奇。”哈利故意转换话题,他不想再为这个无意义的事又和马尔福吵一架甚至打一架“我们可以交换!”


  “我怎么知道……我怀疑你告诉我的是在撒谎!”


  “马尔福,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比较担心才对!”


  马尔福扭过脸去不看他,也不再说话。哈利也是觉得生气,怎么想都是马尔福说话你的可能性更大,这个家伙居然还怀疑他!


  接着,又开始沉默,他们互相别过脸,又开始观赏没有星星的夜空,观赏开始沉睡的霍格沃兹,观赏静静流动的空气,把玩自己的手指,把玩自己的头发,把玩自己的衣角,尴尬绕着他俩打转哈哈大笑,而他们宁可低头,也不愿看对方一眼。


  时间在呼吸声里流过,霍格沃兹已经没有还亮着的灯盏了,建筑在夜色里努力保留自己的轮廓,以证实自己的存在。独独那石钟,骄傲地在一片漆黑里散发光华。


  夜很深了,秋风也开始凉了,扬起他们的衣袍钻进去戏耍,哈利冷不丁打了个寒颤,他有点冷。风又从他膝头跑过,马尔福的袍子被风牵引着擦过了他的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那一瞬的触觉,好像是温暖的。


  他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那边的空气大约也是暖的。


  哈利用余光瞥了一眼马尔福,仍旧是大半个后脑勺。他往男孩那边挪了一点,为了让移动显得自然,他试着说点什么。


  “十一点半了。”


  “再等半个小时。”马尔福没有回头。


  “你在想什么,这在当时的魔法界,可能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你说什……我没明白。”马尔福被哈利这没有没脑冒出来的一句话弄糊涂了。


  回过头时肩膀蹭上了哈利的,才发觉两人已经靠得
很近了。他奇怪地看了两人中间一眼,没有多说。


  “前半部分是我的问题。”哈利转头与男孩对视,幽绿色的眼睛在黑夜里仿佛发着光。“我可以以格林芬多的荣耀起誓,我没有撒谎。那么到你了!”


  “我没有答应和你交换!”德拉科不满地看着他,又补充了一句“那个占卜果然不可信,问题和答案牛头不对马嘴。”


  “既然不可信,你又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马尔福这才发现他好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男孩回过头去,沉默了几分钟。还是开口了“你今天在大厅里回答的问题真假,这里的两耳草我们并不全部需要,选取其中的一部分就够了。”


  这句话一说完,两个人都蓦地别开了脸。


  他们都知道占卜不靠谱,可是这句却好像接上了,寓意明显——半真半假。


  “哼哼,所以,波特,我们可以验证一下,这个预言到底靠不靠谱。你可以告诉我答案。”


  哈利听到声音回过头时,一眼就陷进了那双灰蓝色的眼,那是涌动的深海,危险又诱惑。马尔福已经侧过身子朝向哈利坐着,头微微往前倾,哈利几乎感觉到了男孩呼吸的热度。


  他又愣了一会儿,想着今天同学们问的那些奇葩问题,诸于你最讨厌谁,你最喜欢谁,你最怕谁,还有……额做爱什么的。“或许……”


  男孩的眼睛瞳孔有一点点的缩小。


  “这次的预言你可以相信。”哈利突然觉得有点热,他不应该觉得一个男孩子紧张的样子有点可爱,尤其这个人还是马尔福。


  哈利注意到马尔福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哪一……告诉我假的那半。”


  哈利确认自己脸红了,马尔福或许没注意到,但随着他们的对话,他们的唇已经越靠越近,从一开始堪堪能感受到热度,到现在,他几乎正在和马尔福交换着呼吸,然而,他的身体却没有移动的意思。


  “你知道的,不是吗?试着猜猜看?”哈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或许……是因为他自己也模糊了答案。“你就问你觉得是假的。真的话,我会在念完你名字后说出来,看你猜得到多少?”


  男孩又皱起了眉,显然他觉得今天这只狮子把戏太多了点。犹豫了会,他开始问了。


  “你最怕谁?”


  “德拉科马尔福。”哈利笑了,没有后话。


  “谁长的像女孩子?”


  “德拉科马尔福。”哈利又笑了,补充“这个是真的。”


  “波特!你!……”男孩看起来要发怒了。


  哈利看着他,毫无惧色。


  “你自慰喊谁的名字?”


  “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愣住了!回过神后瞪着马尔福。这个混蛋故意的!


  这回马尔福开始笑了,就算他猜到是假的但是,从波特口中听到这个回答还是很好笑!


  ……


  猜测游戏还在继续,两人一边问答,一边相互嘲讽戏弄着。


  “他们居然问了这么多问题!我今天到底念你的名字念了多少遍!”哈利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你已经猜错很多了,高傲自大的马尔福!继续!”


  男孩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们都知道,有的问题是为了戏弄哈利才问的,并不是真的猜错。“还有很多好玩的问题。”他假笑着“比如,你……最喜欢谁?”


  哈利的笑容还挂在嘴角,风声像是通过耳朵直接灌进了他的脑袋,将那句话塞进去来回打转——你最喜欢谁?他的眼珠不自在的转动,眼皮打着颤,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明亮的石钟,这么多的动作,都只在那瞬间就完成了,他感觉到了他的嘴唇碰撞擦过的熟悉触感,舌头发音卷起的熟悉弧度,声带震动带来的熟悉节奏,这个词他今天念了上百遍“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坐起来,没有后话了。


  拍了拍袍子上的灰,转身离开了。


  又一阵风扬起了马尔福的发,他看着对面石钟上两根指针岔开一个好看的角度,长剑悄无声息地向Ⅰ靠近,也勾起了嘴角。


  德拉科马尔福在想什么,某一天,一定会是魔法界公开的秘密。


  哈利波特的回答到底哪些真,哪些假?在这里,我们选取其中的一部分才是正确的。


  风又钻进了马尔福的袍子里,他其实很冷了,不过这凉凉的风,也很好!


  他们在白日里糊涂着,在这一刻清醒着!


  PS:避免有人吃到玻璃,请一定看一下我下面的话,这是我写的时候塞进去的细节解读。


  首先两个预言解释。


  马尔福在想什么?——答案是哈利波特。将来整个魔法界都会知道这个秘密,死敌和爱人。


  哈利的答案真假?——不要去在意全部,虽然回答是既定的,但其实都是问答形式所以是有真假性的,只有哈利本人能判断,至于哪些真哪些假,哈利不一定都知道。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准确看透自己的心。但是!大家注意!!!哈利回答德拉科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他的余光看到了石钟,石钟两个指针有角度,分针接近罗马数字Ⅰ,说明已经过了12点。他知道时间过了!!!德拉科的名字已经不是他非说不可的答案了,虽然没有后话,但那个答案已经和魔药无关了,不需要再去补充是不是真的,因为那个答案就是哈利自己真正的答案。


  并且,这不是单箭头,德拉科后来也看到时间了,他知道了哈利的最后一个答案是真的,所以他笑了。


  最后一句,白日里糊涂,是说他们都懵懂,未曾发觉自己的感情,这一刻清醒,是说他们明白了自己的感情。


  嗯!差不多就是这么多了!这不是刀,是颗清水糖!!!请不要误解我!


  还有细节的话,大概就是,其实德拉科也很冷(我最后说了),袍子根本就没什么温度,哈利被擦过那一瞬间的温暖触觉都是他想靠近的心理作用。


  (以上是我写文的细节解释。如果有妹子觉得牵强,请轻喷!那么这篇可爱搞笑的短篇就正式完结啦!感谢追文的妹子们!)

评论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