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nix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德哈】【ABO】《让你装B》 01

马住追文 好可爱哈哈哈哈

青有红:

 #一篇以耍流氓为主,二设满地的ABO


#乡村重金属风格,全员崩坏,一个装B的我如何拯救一个装B的你,让我们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共同学习如何装B


#装B的alpha小德X装B的omega小哈,大概不长,都怪老伏,作者有病


 








001


 


 


升上六年级以后,几乎每个人都处于一种极端焦虑的状态。六年级,16岁,意味着第二性别开始显现,究竟是觉醒为Alpha,Omega还是Beta,就要看……


“要你看是否努力!”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扎比尼如此说道。


德拉科嗤之以鼻:“明明是看个人体质,”他掀起眼皮嫌弃地打量了一眼扎比尼,从他绣满A字样的校袍到做成A字的龙皮靴子,从满脖子A字母的项链再到A形的戒指,最后满脸嫌恶地咧嘴,“更何况,你就是这么努力的?”


扎比尼一脸孺子不可教也,拍着他的肩膀,满脸神秘莫测:“这叫做玄学,你不懂。为了弄这一套行头,我起码花了……”


德拉科张开手掌,比划着:“这个数?”


扎比尼:“乘以十!”


德拉科啧啧摇头:“有必要?”


“当然有必要,”扎比尼老实坐回柔软的沙发上,搭着德拉科的肩膀,叹息道:“为了不让我前面的小兄弟从此变成一个摆设,花多少金加隆都值得。”


诺特连同几个尚未觉醒的六年级跟着凑过去,一脸赞同:“有道理,哪里买的?”


克拉布和高尔不动如山地坐在角落,端着个小山似的蛋糕,是真真正正的三座大山,极其的淡定——大约是他们已经觉醒成了beta的缘故。


无语地抽抽嘴角,在休息室一阵又一阵的窃笑声中,德拉科勉强扯出一抹假笑,把扎比尼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重新拍回到他自己身上,德拉科站起身,皮笑肉不笑地说:“那祝你们好运。”


抓起作业塞进书包里,德拉科觉得自己有必要离这群疯子远一点。拎起书包,德拉科转身就走。毕竟发疯是种病,会传染,能有多远跑多远。


扎比尼从重重包围中探出头,故意冲着德拉科的背影喊:“听我说,如果你觉醒成omega,千万别便宜了斯莱特林以外的人!”


德拉科的脚步一顿,回头冲他露出一个真心实意地笑容:“谢谢关心,但是我已经是个beta了。”


说完,将一群后知后觉的群众关在了身后。


 


走出斯莱特林,德拉科长吁了一口气。


其实他在说谎。假期里的某一天,他意外觉醒成了Alpha……好吧,不算意外,历代马尔福大多是Alpha或者Omega,前者比如他的祖父,后者比如他的父亲,他自然也不出预料。但是特殊时期,就需要特殊对待。


父亲在神秘事务司失手,入狱不久,马尔福家暂时被黑魔王厌弃。但是经过这件事,德拉科对是否要追随黑魔王产生了极大的动摇,如果这个时候他觉醒成Alpha,兴许会直接被打上黑魔标记,经过一整夜的思考,且同母亲商量后,他果断决定了装成Beta。——世人皆知,除了麻瓜,黑魔王最厌弃人数最多又最平庸的Beta。


但是B……不好装啊。


德拉科长叹,身为一个堂堂正正的Alpha,却要伪装成Beta,这是怎样骇人听闻的惨案啊!


在这样一种自怨自艾的悲伤中,德拉科游魂般走在长廊中,意图寻找一个空教室,让他慢慢的思考人生。然而走过一个拐角之后,一股极热烈,也极其美妙的气息突然从远方飘来,无孔不入地将他包围。在这股气息入侵大脑的那一刹,德拉科几乎有些沉迷。


闭上眼,微侧过头,他蹙起眉,缓缓嗅着。如果非要形容的话,是雨后清新的芳草,是午后醇香的红茶,是魁地奇球场凌厉的风,是夜色下的月桂,仿佛一丝一簇都是为他量身打造。德拉科睁开眼,淡漠的双眸一瞬间变得精光熠熠,潜藏在身体内,难以遏制的属于狩猎者的血液前所未有的沸腾起来。


如果他没有猜测,这是个处在发情边缘的Omega。


 


哈利无力地匍匐在一间空教室里,茫然地盯着漂浮在空中的灰尘。


人一旦不顺起来,真是事事不顺。先是意外觉醒成了一个Omega——梅林作证,波特家几乎代代都是Alpha,结果到他这里发生了惨无人道的基因突变。在手足无措中找到邓布利多之后,校长给了他两个选择:1、立刻找个情投意合的Alpha进行标记;2.吃下抑制剂,装成一个Beta。


哈利果断选择了2。


他心想,磨炼一下演技,说不定以后还能发展出一条演艺道路。之后的一切也算作顺利,毕竟从表面上看起来,Beta和Omega除了后者有发情期之外,几乎没什么不同。临近发情期,他更是天天将抑制剂随身携带,然而今天搜遍了全身,却偏偏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该死的抑制剂。


因而在听到门开的时候,哈利几乎是崩溃的。


而在努力侧过头,看见马尔福那张洋洋得意的脸之后,哈利彻底崩溃了。


“马尔福……”靠着桌角,哈利执着地坐起身,咬紧牙关喊出这个名字。


德拉科抬起下颚,反手将门重重关上。带着打量的神情扫了哈利一眼,他双手抱胸,缓缓扯出一抹假笑:“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濒临发情的救世主?”


但事实上,他远没有自己所表现得那样游刃有余。离得越近,波特迷人的气息就愈发浓郁,让他无法控制的燥热起来,下身硬得发疼。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失去理智,一来是他在假期接受了不少面对Omega的自控训练,二来……发情的Omega,是哈利·波特。


还有什么比发现一个迷人的Omega居然是你的死对头更令人绝望的?


——这个迷人的Omega濒临发情,但他、妈、的他得装成一个Beta!


但显然,德拉科装B的功力并不够深。


哈利强撑着力气,无力地掀起眼皮,扫了顺着墙根溜的德拉科一眼,他反击道:“瞧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觉醒成Alpha即将加入食死徒队伍的马尔福?”


“……”德拉科僵着脸,轻咳一声,“我是个Beta。”


哈利沉默地瞄了对方情况尴尬的下身一眼,然后他瞪着一脸平静的德拉科,同样淡定地回答:“真巧,我也是个Beta。”


德拉科冷笑:“我还没见过哪个Beta能发情的。”


哈利往他所在的方向小小地挪了一下,德拉科下意识地后退,紧接着就发现自己紧贴墙角,退无可退。


“别过来!”他指着哈利,义正言辞道,“你这是诱奸,要上威森加摩的!”


哈利停住,嘲讽地看着他:“我还没见过哪个Beta会受发情影响的。”


德拉科:“这个句式听着有点耳熟。”


哈利粗喘着,虚弱地威胁:“要死一起死,如果你把我是个Omega的事情说出去,我就把你是个Alpha的事情说出去。”


德拉科:“……”


哈利喘得更加厉害,尽管面前的Alpha已经尽力的收敛了气息,然而猛烈又极具侵略性的味道仿佛一桶滚油,四面八方的泼上来,让他体内的欲/火燃烧得更加凶猛,几乎要烧干他的理智。他感觉到后面涌出的液体已经渐渐打湿了他的裤子,如果再多等几刻,他怕自己会彻底进入发情期,完全丧失理智,求着面前的Alpha来上自己。但这个人,不能是马尔福。随便哪个人都可以,唯独不能是马尔福,他不能在这个人面前,露出那种卑微的姿态。


“互相保密,怎么样?”用力握紧拳,哈利一字一顿地说,“我可以狠心把腺体切除,但你不行,你永远都只能是个Alpha。”他虚张声势地睁大双眼,任凭汗水顺着额角透进眼睛。


一阵沉默之后,在越发模糊的视线中,哈利似乎看见德拉科很头痛的按了按额角,接着,一个小小的药瓶被远远地扔过来,“叮”得一声脆响,落地之后,咕噜噜地滚到他的面前。


咬紧下唇,哈利颤抖着手指,狐疑地捡起药瓶。轻轻一摇,制成药片的抑制剂在瓶中堆叠滚动。


德拉科清冷的声音在高涨的欲望中变得虚幻起来,他淡淡地说:“成交。”












tbc









评论

热度(163)

  1. 封颗青有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