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nix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DMHP】七日来复 14

猝不及防😞

沈之亦:

※ Draco和Harry某天发现周遭除了他们自己全变了,强行被在一起。


※ 几个不同设定的小故事。
※ 都不属于我,除了大量的OOC
※ 脑洞清奇,写着自嗨。



——————



14




他又见到了那团泛着冷光的烟云薄雾,那东西这次不再像上次那样紧跟着他,而是在他头顶盘旋了一阵后朝着某个方位飘去,他加急了步伐追随而去,远方有一处比那微小光球更加明亮夺目之所在,那东西似乎就是在指引着他一步一步靠近那里。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他身后跳跃着逼近,一缕银丝通透缥缈缠绕着他的身躯映着他的侧脸,接着他看到那些丝丝线条划过优美柔和的弧线弯曲回转,就在他身侧着落塑成一只壮年牡鹿,这只银白牡鹿晃了晃脑袋侧眼瞄着他,接着便毫无留恋朝前方那束光亮奔去。


 


他也随着那只牡鹿奔跑起来,脚下本是干净平滑的地面却突然涨起了水,他踏着浅浅积水一路朝前奔跑,脚下的积水愈来愈深大有要漫过他膝盖的趋势,那只跑在他前面的牡鹿带着那团已经被远方的光明缩吞噬的小白球一头扎了进去。


 


猛然间一股洪流顷刻从那光亮的背后涌向了他,他就站在原地任由那些钻心透髓的冷水奔流拥抱他的身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脚下的地面突然消失了,他开始下沉,无限下沉,有什么东西勒着他的喉咙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哆嗦着喘息着拼了命一样蹬腿想把自己推上水面,却像是撞到了墙壁一样完全无法上浮,他四肢在水中扑打着,扣在他喉咙处的锁链愈勒愈紧,他想用手将那东西扒开,可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那东西。


 


就在他近乎绝望之时有人将他拉了出来,可他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将他从水下来出来的那个人好像是他的老朋友Ron Weasley,对方好像还在说什么可他完全听不清。他们身处于一片白茫茫之中,他回身望向山顶好像有人站在那,两个黑黢黢看不清的人影,那只将他带出黑幕空间的银色牡鹿一对角之间还浮着暗淡光团,就站在其中一个人身边。


 


他眯起眼睛想要看清远处那两个人的身形,却已经消失了一个,另外一个站在那又向他们这边望了一眼,也转身消失在了那片雪色之间。


 


他眼前的画面忽然开始旋转扭曲变换,额头上的伤疤也愈发灼热撕扯着神经作痛,他听见有一个女人在尖叫,凄厉恐怖的尖叫从他的头顶正上方一阵阵传来震耳发聩。


 


“Hermione!Hermione!!”


 


Harry Potter陡然清醒了过来,他被Ron Weasley这一声怒吼和剧烈的扭动拽得趔趔趄趄,他现在除了能感受到Ron Weasley身体因愤怒而止不住的战栗之外,他目之所及的范围之内一片漆黑,湿潮发腐的霉菌味儿刺激着他的鼻腔和整个呼吸道,而他的头顶,依旧还在不断地响彻Hermione Granger的惨烈尖叫。


 


“你醒了?”Ron Weasley大概是感受到了和他绑在一起的Harry Potter已经有了意识,他停止了嘶吼,哑着嗓子可怒火却没有平息:“Harry,我早就告诫过你,Malfoy早就已经不再是你熟悉的那个Malfoy了,可你呢!”Ron Weasley在Harry Potter耳边咆哮道:“如果不是你选择相信他我们怎么可能会被出卖!”


 


Harry Potter被Ron Weasley这一连串的责问弄得一头雾水,他的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他上一个记忆还停留在他和那个被伏地魔俯身的教授对质的画面里,他记得他又一次从厄斯里魔镜中得到了魔法石接着……接下来他就完全没有印象了。


 


等他的意识再次清晰之后他便出现在了这发了霉的地牢里,被Hermione Granger凄厉的惨叫一次又一次震碎了他的耳蜗头骨。Harry Potter的大脑飞速运转开始回想他自己到底身在何处,他和Ron被绑在一起关押在地牢里,Hermione惨遭虐待,还有刚刚Ron说Draco Malfoy背叛了他们……


 


Malfoy……地窖……出卖……


 


Harry Potter绿眸倏地瞳孔微,他想起来了,Malfoy庄园!可明明当初出卖他们暴漏所在地的并不是Draco Malfoy而是Luna的父亲Xenophilius Lovegood……


 


“等着吧,Hermione已经暴露了,接下里就是我,他们现在只是还不确定你的身份,他们已经去接那该死的背叛者了,”Ron Weasley在说到背叛者那几个字的时候恨不得就那么将对方咬碎“Harry,我不后悔回来找你们,也不后悔和你成为朋友,也确实是你让我改变了对斯莱特林一竿子打死的看法,但是——”Harry Potter听见Ron近乎于绝望地叹着气,继续说:“但是,说真的,我真的特别后悔我没拦着你,当初如果你决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该拦着你,如果我能阻拦你恐怕一切都不会是这般模样。”


 


Harry Potter沉默不语静静地听着Ron Weasley的话,他如果没猜错那所谓的“他”应该指的就是Draco Malfoy,并且从Ron说的这些话中看来,这应该还是那条他被分进了斯莱特林学院的那条时间线的后续事件。


 


他们头顶属于Hermione的尖叫声蓦地戛然而止,Ron Wealsey也不再说话他们两个都秉着气息聆听着地牢外面的动静,从远处渐渐响起脆烈的脚步声,皮鞋硬底夹杂着高跟鞋鞋跟一下下打在潮湿的水泥地上,那些凌乱的脚步声愈发近了。


 


地牢上了锈的铁门被一只惨白的手吱吱呀呀推开,Hermione Granger被残忍无情地扔了进来瘫坐在Harry Potter和Ron Weasley旁边,走进来的第一个人一步步渡着步子从门口走向Harry Potter和Ron Weasley。


 


“荧光闪烁。”


 


Harry Potter听到那个人嘀咕了一句照明咒,当那声音冷冰冰地刺穿了他耳膜的同时他不禁整个人打起了寒颤,那不带丝毫温度的冷清嗓音他再熟悉不过,接着,那人魔杖尖儿闪着莹莹白点勾勒出来人颧骨突出脸颊也凹进去了些的侧脸,以及凌乱的浅色金发,Draco Malfoy面无表情站在Harry Potter面前居高临下地瞥视着他。


 


Draco Malfoy稍稍弯下腰用力捏起Harry Potter的下巴左右玩弄晃摆,灰眼睛微微眯在一起,他盯着Harry Potter那张已经被蛰得惨不忍睹地肿胀大脸认真观察了良久,Draco Malfoy才松了手站起来,熄了手中魔杖负于身后。


 


“对不起……父亲……”Harry Potter听到那个金发青年虚弱地说道:“我……我不敢确定……”


 


“Draco,你看仔细了吗?”Lucius Malfoy激动得几乎就要立马就想让他的独子承认眼前的一切:“如果是我们把Harry Potter交给了黑魔王,一切都会好起来,你也不必再回到那个地方去了。”


 


“我……我不确定……”Draco Malfoy依旧闪闪躲躲地回答着他父亲的问话。


 


Harry Potter垂着脑袋能清楚地看到Draco Malfoy握着魔杖的手在发抖,止不住的发抖,并且那根山楂木魔杖被那个青年来来回回旋转揉搓了不知道多少次,Harry Potter现在非常能确定,Draco Malfoy在说谎,这个人,分明是已经认出他了。


 


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他,黑暗中似乎有一个小巧的物件在一点点割断了捆绑着他和Ron Weasley的绳子,Harry Potter没有出声依旧垂着脑袋,他握住了Ron Wealsey的手腕示意对方也不要动,就仍保持着他们被绑在一起的姿势站在那。


 


“那他旁边的那个呢,那个是不是Ron Wealsey!”Lucius快要大喊起来了。


 


“可——可能……是吧。”Draco Malfoy背对着他们。


 


“Draco!”Lucius Malfoy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咆哮了起来:“你仔细看看,如果是他们,我们就——”


 


“啪!”


 


Lucius Malfoy话还没完,地牢里突然响起一个清澈的指响,门口的铁门嘭地一样陡然被拆了下来极速从后方飞向了最近的Bellatrix,狠狠地砸在了那个女人身上,门口其他人一刹那也反应过来这屋子里就还有其他敌人举起魔杖朝Harry Potter他们这边扔起了恶咒。


 


Harry Potter身子一矮弯腰抢下了站在他旁边Draco Malfoy手里的魔杖,反手给自己和Ron Weasley加了一个防御咒后将Draco Malfoy大力推开,趁乱拉起Hermione Granger抓住Dobby的手,原地旋转,幻影移形。


 


他在完全陷入幻影移形的旋涡之前,最后看了一眼这晦暗不明阴森恐怖的Malfoy庄园地窖,那个金发青年跌坐在不远处完全没有被他抢夺魔杖的动作所惊吓,仍凝固着苍白而冷冽的神态身姿,直到他眼前全部被黑暗包裹的时候,Harry Potter仿佛看到那金发青年的灰眸中不合时宜地闪过一丝落寞。


 








***


 






Draco Malfoy跪在地上痛苦地抽搐呻吟,钻心腕骨的痛楚一波又一波侵蚀着他的神经和驱壳,他在奢望着,是不是再来几轮这种疼痛他的身躯就会渐渐适应而麻木,那样或许他就能得到解脱也说不定。他从来没有如此狼狈不堪过,这都他妈得拜这该死的时间线所赐,或者说这笔债都他妈得算在那个黑发救世主的头上。


 


“Draco,我的孩子,”黑魔王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用那阴森可骇的语调冷冷地喊着他的名字:“告诉我,他们去哪了?”


 


Draco Malfoy咬着嘴唇哆哆嗦嗦瑟瑟发抖,黑魔王没有从他的脑子里搜索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但是他的眼前脑海中无数次地冒出一个地点名词,那应该就是黑魔王想要的答案,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说。


 


“说出来,”黑魔王的袍子扫过他坦露在外的脚踝,骨寒毛竖,“说出来,就不用这么痛苦了,想想你的父亲,你的母亲。”


 


Draco Malfoy身形猛地一抖,他已经没什么力气能张口说话了,他用尽全身力气动了动惨白的嘴唇从嗓子里干哑的挤出几个字:“我……真的……不知道……”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是很清楚了,估计是快撑不下去了吧,就在他发觉自己或许就要晕眩过去的时候,眼前突然闪过一团泛着银光的团雾。


 


“那就,再见了,我的孩子。”


 


此时一直站在旁边的Snape在黑魔王又一次举起魔杖之前终于开了口:“请您让我最后再试试。”


 


黑魔王缓缓回头瞧了眼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曾经的魔药学教授现在的霍格沃兹校长,考虑了片刻,“希望你能带给我好消息,Severus。”


 


这牢房的门再一次合上黑魔王的低气压消散之后,Draco Malfoy终于支撑不住自己那早已残破不堪的身躯虚脱地倒了下去,Snape在他身边半跪着蹲了下来。


 


“这地方真是太烂了。”Draco Malfoy躺在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弱弱的吐着气,“你能给我个清理一新吗教父,我这身衣服和现在的形象,实在是太不得体了。”


 


Snape稍稍抬头环视了一周,这地方就像是被世界遗忘和唾弃的角落,腐霉滋生杂着酸臭糜烂腐朽的味道,他眼前这个青年就躺在那些霉菌上头,身上的衬衫和裤子早已被一道道魔咒割破浸着血腥味,可这一次,他救不了他。


 


“死到临头了你还有精神管这些。”嘴上虽然这么说,Snape却还是挥了挥魔杖,将Draco Malfoy身上挂着的破烂衣服全部恢复一新,也顺带将那些令人恶心的血水洗去,捋顺了那孩子的刘海儿和头发。


 


“教父,我不想死在那个人手里。”Draco Malfoy的喉咙里咕噜咕噜着奇怪的声音。


 


“你还想说什么。”Snape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他眼前这个男孩儿确实是一心赴死,他竟然在那双回眸中看到了流转着愉悦的光彩。


 


“父亲……和母亲……”Draco Malfoy轻语。


 


“不用担心。”Snape没有让他说完“还有吗?”


 


Draco Malfoy沉默了良久,最终还是轻轻地笑了起来,他望着他教父那双深不见底的黑色双眼,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他永远都无法说谎:“对不起教父,我还是爱他。”


 


Snape凝视着他那非要重蹈他自己早就碾压得支离破碎覆辙的教子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个金发青年也不再说话,十指交叉扣在胸前,缓缓阖上了他那双早就疲倦不堪的灰眸。


 


Snape站起身,握着魔杖的右手缓缓起了起来,魔杖尖儿对着那金发男孩儿的胸口,这是他最后能为这个孩子做的事情了,或许,这也算得上是一种救赎。


 


愿对面的世界,不再有战争。








 


***








 


Harry Potter坐在贝壳小屋屹立的悬崖旁边,俯视着大海,海浪持续不断地潮起潮落拍打着他脚下的悬崖峭壁哗哗作响,在抵达贝壳小屋的这两天里他一直寻找着借口逃离拥挤的小屋和众人的目光,渴望着悬崖顶上辽阔的天空和广阔无痕的大海,以及咸湿海风吹拂过面颊的触感。(注)


 


这些天他脑子里总是徘徊着Dobby将他们从Malfoy庄园救出来之后的那句话。


 


“Draco小主人没有背叛Harry Potter!是Draco小主人让Dobby带Harry Potter来贝壳小屋的!Draco小主人一直被黑魔王关在地牢里!”


 


Harry Potter觉得自己那引以为傲的逻辑分析能力彻底死机了,这完全不是他熟知的那个时间线,虽然看起来走向差不多,但是Dobby还活着,而Drcao Malfoy居然知道贝壳小屋还嘱咐Dobby送他们过来。


 


他本以为吹吹海风能让他这无用的大脑稍微清醒一些,可现在看来,这无非都是徒劳。以他的记忆和经验,大概永远也解不开这条时间上的谜题。


 


这条时间线上的Draco Malfoy还是爱上了他,他猜大抵他们应该是相爱的吧,不然为何他这两天会如此惶惶不安。这些该死的诡异时间线,他第一次发觉这种人物设定居然如此残忍凄楚,他就像一颗无用的代替原件的复制齿轮,只能按照眼下的路途机械运转工作。


 


难道这条时间线上的他们就不明白,这种爱情根本不会被准许存在于这样的大环境中?战争面前哪里还容得下他们这种对立阵营之间萌生的暧昧私情。他也想不通,明明他和Draco Malfoy已经平安无恙的度过了一年级,他以为靠着他的记忆可以修改这条时间线上的悲剧,可当他解决了魔法石之后却直接被扔到了Malfoy庄园,那么之前他们所经历的一年级到底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以及,他们到底为什么必须要该死的去穿梭这么多条不同设定的时间线!


 


Harry Potter想不通的问题太多了,这两天他一直坐在悬崖旁边一次又一次思索着这些令他摸不着头脑的困惑,而且,食死徒也没有追来,大概,这也再一次证明了Draco Malfoy确实没有背叛他们的事实。


 


“Harry……”Ron Weasley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那小房子里走了出来,坐在了他身边“我得向你道歉。”


 


“道歉什么?”Harry Potter随口问道。


 


Ron Weasley讪讪地张了张嘴半晌才开口:“之前我说Draco Malfoy背叛了你——”


 


“没关系Ron。”Harry Potter打断了他。


 


Ron Weasley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有海水依旧不停歇地撞击这他们脚下的岩石,良久,那个红发青年才又一次出了声:“我……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Ron Wealsey抿着嘴唇皱起了眉头,他像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一般,憋了半天脸都涨得和他的头发混为一色,才深吸了口气,严肃地轻声说道。


 


“Draco Malfoy死了。”


 


Harry Potter霎时一愣,他傻呆呆地凝眸那宽阔泛着浪花的海面,被海水撕裂的一线天又一次在他眼前扭曲变形。须臾,他才僵硬地扬起头咬着发白的嘴唇,眼泪无声地从他那双翠绿明亮的双眸中缓缓而下,凉凉地割裂了脸颊脖颈。


 


而下一秒,他的眼前只剩一片漆黑。


 












***


 






英格兰威尔特郡,Malfoy庄园。


 


一个黑发青年披着斗篷风尘仆仆地闯进了那座古老的别墅,那里早已不似当年的富丽堂皇,庭院中杂早丛生无人打理,房间内地板上被灼烧得碳化成了灰烬,那是战争给予这栋老旧宅邸的遗赠品。那个青年没有在大厅多做停留,而是爬上了二楼的长廊,一拐再拐终于在那条看似永无尽头的走廊中停了下来。


 


“你赢了。”他说。


 


廊上暗紫色墙壁上挂着一张硕大的人物肖像,看起来与那黑发人一般年纪只不过拥有着一头柔顺的浅金短发,画中人慢慢睁开双眼,灰色的眼里看不出什么意味。


 


“我不明白。”黑发青年站在那直视画中人质问道。


 


画中金发青年鄙夷地嗤笑了一声,靠在一张矮几旁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有什么不明白的Potter。”


 


“你为什么会做出一样的抉择。”Harry Potter凝视着是他面前的那副画,虽然那只承载了生者的记忆和脾性距离真人相差甚远,可他别无选择。


 


“你自己都说了,那就是我。”


 


“可我以为——!”


 


“Potter,我以为战争过后你应该会聪明点,真是万万没想到还是一如既往的愚蠢。”画中的声音愈发傲慢和轻佻,“你以为一年级我们没有暗生情愫,我没有参与你那些不为人知的小勾当就不会在一起?”金发青年一语道破了他对面生者的小心思,面容沉重不容置喙,“还是你以为我会选择出卖你苟存于世。”


 


Harry Potter不再回答他也没办法回答这些内容,他席地而坐,抬着头盯着画中人那双令他贪恋沉沦的灰眼睛。


 


“赌约我不会遵守的。”Harry Potter沉着脸笃定道。


 


“我也没指望你会遵守。”金发人无所谓地挑了挑眉。


 


Harry Potter又凝眸了片刻,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我可真傻。”


 


“很高兴你能有自知之明。”


 


“闭嘴Malfoy!”Harry Potter假意生气的样子呵斥,转瞬又缓下了嗓音,“我爱你。”


 


“……”画中的Draco Malfoy嫌弃地啧了一声,又做出了一副恶心得要吐了的表情,“对一幅画说我爱你,你的癖好可真特殊Potter。”


 


“那有什么,我不在乎。”Harry Potter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眨了眨眼,突然问道:“对了,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在森林里Draco,明明Snape自己就能解决不是吗?”


 


“……”Draco Malfoy在Harry Potter狡黠的注视下,撇着嘴翻了个白眼不耐烦地回答。


 


“早忘了。”


 




Tbc




(注)HP7里面的一段


Line3结束!再更新就是Line4了!


我可能是写了一篇清明节贺文……x

评论

热度(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