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丐哥疼你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德哈]我好像喜欢你

嗷啊啊啊啊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睡个ball

文葵:

(终章)


大家久等啦~


——————


7.


“那么你是怎么想的?”金属刀搁在半空的盘子上发出一声刺耳的脆响,旁边的金发男孩便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


下午漫长的课程终于结束了,晚餐也在黯淡的余晖下到来。潘西毫无歉意的表示了自己的失礼然后专心地吃自己的晚餐。


“假如说,德拉科,他决定去赴你的约了,你准备和他说点什么?想和他说些什么?”潘西继续说道。“说一切都是误会,一切都是恶作剧,你只是想试探下救世主有多纯情,那些性暗示都只是玩玩?还是说想找个理由光明正大的继续下去?”


“所以你从下午开始一直唧唧歪歪到现在就是想问问我和波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咯?”德拉科的尾音上扬,他拿起一杯柠檬汁晃了晃,眼神不受控制的在垂下来的视线范围里来回移动。“你鼓动我去约他谈谈的,现在又将问题丢给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抿了一口果汁,眼神涣散开来。头顶的烛光一圈一圈的荡漾着。


“又好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又说。


时钟的尾音消失在了最后一团粉橙色的云里,哈利偏过头去看了看窗外,便感到一丝从天空背后袭来的凉意没进了喉咙深处。


天色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暗了。


今天的晚餐看起来有些难以下咽,哈利将盘子里的土豆翻了一个面,感觉食物的气味和蜡烛的温度搅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浓郁的热浪,那股热浪在餐饮声中起起伏伏,在耳边躁动着灼热着,最后沉进了心脏里化成一团灰白乌云。


“晚上回休息室之前我打算和罗恩去一趟图书馆。”赫敏说道。“哈利,哈利?你又在走神了,你最近总是走神,好吧我再说一遍,晚上回休息室之前我们打算去一趟图书馆借几本魔药书,你要一起吗?”


“我晚上有事……”哈利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我的意思是我可能想直接回去,今天没什么胃口,所以我想早点回去……做点什么,睡个觉什么的。”


赫敏眉头皱了起来,这时纳威开口了,“我们可以一起,哈利。”


“不不不。”哈利拒绝。“我还想出去散个步什么的,就我一个人,没错赫敏,你不要不信……毕竟最近快要被……不!金妮!不是!我和马尔福没有约会!”


红发女孩咯咯咯的笑声很快吸引了一大片人的注意,哈利压下脑袋忍不住暗地里瞪了金妮一眼,接着又狠狠地戳了几下盘子里的土豆。


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他们在谈恋爱,但事实上他们没有公开过不不不承认过不是吗?这都是谣言!好吧他的确是在想上课的时候那个变作小纸鹤的纸条,那是德拉科第一次约他。虽然看起来就像个玩笑,他总是开各种玩笑以及各种程度的骚扰,他不敢自以为是的去猜测揣度,但也不想这么不尴不尬的继续下去,就像在不负责任的调情。


但如果是真的呢?如果是真的想约他好好谈谈的呢?他们一直都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好好商量解决办法不是吗?所以他准备着晚餐后溜达溜达晃到观星塔瞅瞅,万一不是玩笑呢?万一他们真的可以坐在一起好好谈谈呢?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还会有下次吗?


哈利想着想着突然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他将盘子推到一旁,无视那些盯着他看的眼睛将那张小纸条从怀了抽出来重新看了一遍,像是在确定上面的字体会不会变作:波特上当啦!或者波特大傻蛋之类的字眼。


“我会和他说清楚的。”哈利脸颊发烫,他凑过去按住罗恩的肩,一道淡绿色的光芒掠过他的眼瞳。“你说的对,这样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他顿了一下接着从嘴里缓缓吐出几个字。“我也不想……这样……”


“他不一定会来不是吗?可怜的德拉科。”布雷斯接话道。“他根本没有回你的小纸条,谁知道他会如何理解你的下流挑衅。额瞧瞧!格兰芬多那里有小骚动了,你说会不会是哈利波特在嘲弄你?”


德拉科扬头去看,黄橙橙的大厅尽头有个男孩抬起头来,烛光在镜片上烫下一层金。哈利波特张望了一下,还是没能锁住他的目光。


“他肯定会来的。”德拉科低声说道,他垂下眼摆弄手里的餐具。“随你信不信。”


没来我编一个还不行吗?德拉科闷闷地想,他们的关系太暧昧不清了,都怪那个若即若离欲拒还迎的大疤头!见鬼的让人糟心!


算了,德拉科想的很开,就这样也挺好的,反正该占的便宜他也占了,该亲亲该摸摸他一样也没落下。不来就不来,他可以想出一百个法子用这件事来整他!想着想着他又有些乐了。


“等着看吧!布雷斯。”德拉科又开始眉飞色舞,他清清嗓子扬起下巴一本正经的开口。“波特爱惨我了。”


“呵呵。”潘西在果盘后边短促的笑了一声。


德拉科到达观星塔的时候是晚上七点,那个时候晚饭刚刚结束不久,城堡里游荡的学生已经不多了,可能再过两三个小时他就需要去巡逻一圈看看能不能抓几个格兰芬多。


德拉科虚趴在塔边向下看去,可以看到大半个城堡的轮廓。霍格沃兹像头巨龙般伏在地上,德拉科垂眼幻想着,如果这个时候有一股风汹涌而来,它会从自己的袍子里游过,然后带着自己与星月一同坠落到黑湖里。
那感觉一定很刺激,就像和波特第一次接吻那样。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德拉科坚信那个家伙肯定失约了的时候他才从塔边挪着步子下来,这个时候的城堡里一定熄灭了很多很多的蜡烛,他想,抬起脸最后看了一遍空荡荡的观星塔。楼下的钟声还在耳边回荡,黑色的群鸟从余光里滑过。


德拉科转身向外走,小石子碾在脚下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喂。”有人说话了,声音突兀而清晰。“你瞎吗?”


像是有什么在心脏上噗呲一声划了一下,心脏便像抽了发条那样激烈地跳动起来,德拉科在原地怔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转过身。


“你无药可救了。”德拉科深呼吸一口气干巴巴地开口,他试着朝前面抓了一把却扑了个空。


你八成脑子有病,德拉科心道,披着隐形衣骂人瞎!但你还是来了,波特波特波特波特,但你还是来了!


不知道是因为夜晚氛围太过静谧,还是因为在观星塔上待久了脑袋有些木,德拉科一句损话都说不出来,心里仿佛有无数的小人千千万万遍的讲话,他硬是半句话都憋不出来,完了完了事发突然他还没来得及调整好。


“出来,波特!”话一出口德拉科就开始脸颊发烫,这句话不对好么?气势太弱好嘛!


“不。”有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怪怪的稚气。


果然,德拉科的拳头收紧又松开,掌心里居然有了些冷汗,不不不不,这不对,都不对,主动权明明一直都在自己手里的,脑子里的小人又开始聒噪起来:你完蛋了德拉科马尔福,当你开始用心的时候地位就不平等了!


什么当我用心啊,我一直都很有心啊!有心的去怼有意的去撩,都是一套一套的好不?关键时候不能怂,怂了就会毁于一旦的。


“没意思不是吗?波特。”德拉科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怪,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只觉得它飘荡在月光里,又撞进了风里。“如果你非要玩这种小孩子把戏。”


“不!”那道声音显然底气很足。“我不想和你见面,鬼知道面对面还能不能好好谈事。”


这就没意思了,准备好大招但是锁定不了目标人物啊,德拉科暗自咬牙继续哄骗。


“波特,你这样我会怀疑你别有企图的。”


“是啊,我的确别有企图。”


完蛋了,德拉科仿佛听见了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碎掉的声音。他要和自己谈谈了,智障宝宝波特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好吧。”德拉科还是怂了。


说不怕是假的,就像潘西说的,他迟早要翻船,这种事越拖越没劲,所以约波特出来谈谈是正确的。所以他还在希望着什么呢?说实话他一开始还真没准备和对方好好谈谈,怀着来撩的心态结果被现实打的灰头土脸。救世主哈利波特情窦初开地对象不该是他德拉科马尔福不是吗?


“想谈什么?”德拉科勾起唇角笑了笑,他退到塔边坐了上去,背后空荡荡的,有点虚。


脚步声开始响起,德拉科猜测那个男孩就在自己的不远处,并且在不断地靠近。


一声又一声,像是在灵魂深处撞击着。


哈利整个人都有些懵。


他当时很早便摆脱掉朋友们从大厅里跑了出来,当鼻子里充满潮湿的青草气息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已经跑的只剩一个人了。那种一瞬间的茫然很奇妙,他开始往回走,朝另一个方向。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发觉自己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开始被一个人的一点一滴充沛的。有什么东西是在小心翼翼的观察里和习以为常的碰撞里开始的,就像被装进了气球里,气球越吹越大,越吹越大,然后在某个临界点突然便爆发了,爆发的太过于突然,于是导致自己恍恍惚惚,六神无主,好像稍不注意便要栽进悬崖里了。


悬崖里是什么?


心脏开始猛地跳动起来,哈利感到风从头顶上拂过,温柔的像一层夜光。


“德拉科。”哈利紧了紧隐形衣,他看到那个金发男孩的脑袋朝他的方向偏了过来,淡白色的月光在他的下颚上拉出一道柔和的光线。


“是你先接近我的。”哈利感到喉咙有些灼烧感,他的眼前仿佛又看到阳光,阳光里有一个人,那个人从树上跳了下来,踏碎了一地的梧桐叶。


“……”德拉科动了动喉结没有开口,他微微垂下头不再看任何地方。


“你就是个混蛋。”哈利烦躁地挠挠头。“我为什么在这里?该死的,我在说什么。”


“那就别说了。”德拉科说。


“你是个混蛋。”哈利咬牙。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德拉科嘴角抽抽。


“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哈利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态度还是这么无所谓。“德拉科!我只是想说些……操,上当了。”


德拉科扑过来一把拉掉哈利的隐形衣,看着那个一脸错愕的黑发男孩心里有些小开心又有些小心塞。


多了一个人暴露在空气里,观星塔仿佛都变得拥挤起来。


“好玩吗?”


“没意思。”哈利干巴巴地开口。


“那么你想说些什么?”德拉克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看不到对方的时候会感到心慌了,因为这个智障怕的比他还要明显,波特僵硬的脸,波特飘忽不定的暗绿色瞳孔,还有波特那具极其不自然的身体。有了对方做对比,德拉科又开始感觉到了大权在握的感觉。


哈利怔了好一阵子,才意识到处境尴尬,他要不要说?说出来会不会很尴尬?如果被嘲笑了怎么办?过了一会儿又开始想,怕啥啊!每天这样才尴尬的好吧?如果被嘲笑了就灭口好了!


对啊!空荡荡的观星塔适合毁尸灭迹。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哈利才微微抬起脸迎上那道越来越放肆的目光。


“德拉科。”


“嗯?”


哈利舔舔嘴唇凑了过来。“我好像喜欢你。”


什么?德拉科的瞳孔在眼眶里僵住了。


尾音在温热的呼吸里一点一滴的消失殆尽。


德拉科刚开始以为自己幻听了,后来开始思考这是不是恶作剧,然后便看到哈利波特的眼珠子已经开始满地找隐形衣了才意识到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利波特说喜欢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自然没有笑,他只是错愕地看着对方,感觉脚下是一大堆韦斯莱烟火道具,那些都是什么品种的烟火来着?火线正在迅速地燃烧着,眨眼间便消失在火星里。


现在他的脑袋一片空白,那些不明品种的烟花估计炸了。


“我说了什么?”哈利眼神躲闪地快速说道,他保证!如果德拉科复述出来!或者露出一丝笑容!他!就!用!魔!杖!戳!死!他!!!


“没听清。”德拉科说。“你说什么了?”


“我也不知道。”哈利僵硬地耸耸肩,有什么东西噗呲一声熄灭了,心脏重重地落进了肚子里。“今天月亮很美,天气蛮好,不是吗?”


“是啊。”德拉科说。“很好。”


空气一瞬间安静下来。


哈利动了动手指,酸痛便从指尖漫向全身,脚下仿佛深了根,他没法后退一步了。


被神眷顾的感觉就是这样吧?德拉科感觉风把他的灵魂带进了星月湖里,他仰头看,温柔便低下头。


“波特。”


“嗯。”


德拉科偷偷地低头笑了,月光落到脸上虎牙便藏进了阴影里。


“我可以吻你吗?”




END

评论

热度(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