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丐哥疼你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HP(dh)飞跃时间

这文真的贼jb甜【围笑】

文葵:

★HP同人   重生文   DH   哈利重生   无视了哈利波特第七部战争走向


★一切属于罗琳   ooc属于我   剧情向


★有虐有甜   不黑铁三角   不拆罗赫   黑魔王boss可能有些强大


★哈利后期可能有些微黑化[避雷]


★HE


=============最近在调整飞跃,那个提醒一下,结局HE但是高虐的哦,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01


目录汇总:)


   窗外月色清淡,夜色朦胧,哈利抱着膝盖向外望去,透过暗色的城堡边角,看着黑压压的植物外圈的那层淡金色的薄膜。


那是古老的魔法阵,是霍格沃兹四巨头留给后人的最后一道保障,它能在最大限度的保护霍格沃兹不受伤害。


哈利费力的向魔法阵外看去,能看到薄膜外瑟瑟的森林和赤裸无垠的荒地。


透过绵绵的树林,那里灯光斑斑,此起彼伏的帐篷和粗略的基地如同菌菇般聚集着。


那么近,敌人近的仿佛就在那光罩外面驻扎着。


哈利想,食死徒完全可以孤注一掷的花大点代价破开这古老的防御,早点结束这糟糕的战争局面,但他们没有。


黑魔王选择了蛰伏。


伏地魔的前科告诉他自己,他的生命重过一切,而他引以为傲的几大魂器却几近消耗殆尽,所谓的超越生死,已经变得不那么真确了。


这是他害怕和不可能忍受的,而直到今天的正式开战,他和那个男孩的交锋告诉他,他自己的生命遭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威胁,这场战争结果将不是他所能掌控了,于是他选择了隐忍。


        哈利的脑袋疼的几乎要裂开,但那并不是伤疤的疼,伤疤已经不会再疼了,他身体里的那部分魂片就在今天,被伏地魔亲手碾碎,哈利知道伏地魔很可能遭到了极大的反噬,那时胜利已经五五分成,只剩虚弱的伏地魔和一条镶了魂片的蛇,其他魂器已经被销毁。


可是愤怒的伏地魔并没有孤注一掷,而是带着食死徒选择退避,没有贸然进攻。


这固然给了大家能喘息的时间,但也给大家带来强烈的危机感。


这就好像毒蛇在侧,储势待发。


它将磨合着大家的悲伤和恐惧,消耗着热血和勇气。


局面随时会被扭转。


这场战争会随着伏地魔的恢复和霍格沃兹的绝望变得毫无胜算!伏地魔太狡猾了,他的冲动和疯狂在一次次的挣扎中磨练的收放自如。在战争中甚至没有给敌人任何机会接近自己,即使他已经有了老魔杖。


他要的是毫无悬念的胜利,要的是彻底毁灭邓布利多生前给他下的陷阱和一个个精妙的套路。


        今天太过漫长了,漫长的好像过完了一生,哈利眨眨眼一阵阵恍惚的酸痛感挥之不去。这个城堡里随处都躺满了人,有傲罗,教授,凤凰社的老成员,还有学生……他们或疲倦的陷入梦境,或低泣着和亲人拥抱在一起。


他们都是不愿向黑势力低头的勇士,可今天一天,他们就好像要被压垮了,谁也没有想过真正意义上的正面相战有多残酷,因为谁也不能面不改色的忍受那些无法改变的令人痛苦的事。


血淋淋的伤口,亲人的去世,渺小的胜利希望,孩子们惊恐的双眼……


        “哈利?”身后传来声音,哈利扭头看去,这个简单的动作使得脑袋一阵令人恼火的疼痛,哈利眯起祖母绿色的眼睛,这该死的后遗症。


        “赫敏?你还没睡吗?”褐色头发的女巫走到他身边,贴着他坐下,然后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安慰的微笑,哈利也勉强抬头回了一个。


        “我睡不着,发生的事太多了,你知道的,大家都很难入睡。”赫敏叹息一口气继续说道。


“哈利,你告诉我。”她眼神里满是挥之不去的忧虑。“你还好吗?我是说,你今天经历很多,关于你体内的……魂片。”


         “我当然很好! 你瞧,它完全消失了,我们又打败了他一次。”哈利眨眨眼指了指额上的疤佯装轻松的样子。“我想它给伏地魔的反噬看起来非常强,你看,我们当时势单力薄,他却虚弱的甚至抓不住我们几个。”


      “我们还得感谢罗恩的那个呼神护卫,我猜那是他发挥最好的一次。”赫敏盘起腿,露出笑容。“不过你今天实在太乱来了,只身一人去找伏……地魔,要不是马尔福夫人最后关头的虚报……我真的不敢想象还能不能见到你……”


        “亲爱的朋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不用再担心了,我下次不会这么做了,也不会再瞒你们任何事,我保证!”


“希望如此,你总是有很多自己的决定。”


哈利看到对方红红的眼眶有点不知所措。


         他们沉默了一阵,窗外的凉风带动了红色的栏幛,在空气中徐徐拂动。


         “罗恩……还好吗?”哈利不留痕迹的揉揉头,疼痛没有丝毫减轻。


          “他在陪韦斯莱夫人,她有点接受不了费雷德的离开……”赫敏悲伤的低下头,眼睛里满是血丝。


         “对不起…”哈利握住她的手痛苦的说。“我对不起韦斯莱家……”


他忘不了费雷德躺在那里的模样,冷冰冰的地板,冷冰冰的皮肤,忘不了韦斯莱夫人空洞的声音,再也不会有笑容出现在他脸上了,她说。


          “这不是你的错,哈利,罗恩也没有怪你,没有人怪你!是这战争太残酷,没有谁能揽走全部的错误!”


         “但是我连累了他们,乔治的伤,还有费雷德的死,斯内普教授,卢平……他们都费力的保护我!可我什么也不是,我不是救世主,什么也不是,他们都相同的以我的生命为重!连累他们的,辜负他们的就是我!我什么也没做好……”哈利几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感觉头疼的快裂开了,悲伤压抑的几乎不能呼吸。“伏地魔还在这个世界上,和我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你不能这么想!哈利!”赫敏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表情痛苦而惊讶。   


        “哈利?” 熟悉的声音传来,“你们还没睡吗?” 罗恩踌躇的推门进来,他的样子很糟糕,头发乱的和哈利有的一拼。


        “没有……”哈利满是愧疚的站起来看他。“我感到抱歉,罗恩…”


         “谁也没法避免,是不是?”罗恩的声音嘶哑无力,他的眼睛也无神而充满着疲惫。“妈妈好不容易睡着了,我想来看看你,你看起来很糟糕,哈利。”


        “罗恩!”赫敏小声的带着惊喜喊道“谢谢你能来。”然后紧紧抱住了他,伏在他的肩头抽泣起来。


哈利默默的看着他们眼神闪烁。


他们之间向来不用多言,经历了这么多生死的朋友总是有过剩的原谅和友情。


“哈利?”


        罗恩释然的微笑了一下,红着眼朝哈利伸出一只手,哈利看着他们,心中的暖意流淌着,鼻头一阵酸涩。


马上他也加入了拥抱,感受着朋友的温度和心跳。月光清清的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彼此获得安慰。


        “嗤,瞧瞧我看到了什么!”嘲讽的笑声在窗台边响起。


       三个人的身体猛的一颤,迅速分开,默契的抽出魔杖,指向声音来源。


        哈利瞬间看清来人,瞳孔便猛地一缩。


德拉科·马尔福!


没有人会有同样的淡金色头发了。


马尔福轻松的靠在窗台上,手里甚至没有拿魔杖,好像要赤手空拳对付他们似的。


         “马尔福!”罗恩低吼道,愤怒扭曲了他的脸,一个束缚咒从魔杖里朝马尔福急射而去。


         “等等!”几乎是同时,赫敏惊呼道。


可是来不及了。哈利只看到马尔福矫健的躲了过去,束缚咒准确的打在了窗台上。


        “毫无水平,韦斯莱!”那个该死的食死徒还在挑衅。


        “败类!马尔福!”罗恩又举起手,赫敏敏锐的扑过来按住他。


        “等等!罗恩!先不要冲动!”


        “你做什么,放开我! 赫敏!”罗恩反抗。


        “这就是你们蠢货三人小分队的实力吗?”马尔福眼神里满是厌恶。“波特?”


         “你不可能进来的!”哈利冷静的说,心头却紧张的碰碰直跳。魔杖并没有放下,他瞟了一眼外面的魔法阵,它还好好的,夜色也呈现着平和的氛围。而隔了一扇房门就有凤凰社的成员,因此他们很安全,应该感到惶恐的是对方才对。


“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先把你的魔杖交给我!”哈利命令道。


        “当然,我能进来自然是有原因的,而且!我不会把魔杖交给你。”马尔福昂起头自以为是的说。“该放下魔杖的是你们!你们这群愚蠢的格兰芬多!”


随后马尔福抽出了魔杖。


同时,他被罗恩出其不意的束缚咒击中了。


        面对赫敏责备的眼神,罗恩耸耸肩看着地上四肢被束缚了的马尔福说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好好谈话,不是吗?”


        哈利在马尔福愤怒的目光里捡起他的魔杖,很好,目前为止他已经得到了对方两根魔杖了,真好笑,什么时候他就可以开马尔福品牌专卖店了吧。


        哈利和赫敏对视一眼,赫敏马上领会。


她起身检查了一下房间和房外,确保没有其他人的出现,然后在门口施了几个忽略咒和消声咒。


哈利和罗恩则把马尔福抬到了一把椅子上。


         嘶—


马尔福小声呻吟了一下。“该死的,波特,你碰到了我的伤口。”哈利迅速抽出手,手指粘粘的,沾了血。


         “对不起。”哈利道歉,听起来毫无歉意。


         “不知道你只身闯进来是想要得到些什么?”哈利讽刺的问道。


         德拉科马尔福只是垂下眼,神情衰弱,自嘲一笑。


         “说的好像我想要什么你就给我什么似的。那么把校长留下的东西给我分享一下吧。”


        “你算什么东西,为什么给你?!”罗恩掏出魔杖,表情狰狞凶恶的用魔杖尖顶在了他脸上。


         “罗恩!”赫敏责备他“事情没搞清楚前先不要吵好吗?”


          罗恩看了她一眼愤愤地收回手。


         “呵呵,你还没一个麻瓜种冷静,真不愧是纯血种的耻辱。”


         “马尔福!”哈利拦住二位朋友怒视他“你是来吵架的吗?”


          马尔福看了看他,撇了下嘴,一本正经的用着不知道哪里学的腔调开始说话。


        “我是邓布利多的人,圣人波特。”

评论(5)

热度(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