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nix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德哈】暗恋者(一)

hhhh这个梗好hhhh

非食用奶桃:

*我又开新坑了0.0
*本来只是短篇的…然而世事难料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引子 
 
图书馆里一团如火的红色在飞奔,吸引了路上所有人的注意,同样也招来了Madam Pinse的呵斥“图书馆内不允许追逐打闹!” 
 
Ron扑向了他的目的地——窗边的书桌,猛力晃着两位正在写论文的小巫师的肩膀,好不容易呼吸平缓了一点,“Harry,Hermione!…哎,你们知道Malfoy有暗恋的人吗?” 
 
Hermione一脸漠然,头都懒得抬起来。 
Harry倒是马上抬起头,随即换上了漫不经心的腔调,“谁在乎啊…还有你什么时候这么关注他的花边新闻了?” 
“谁在乎那只臭白貂了。”Ron一脸嫌弃,也就忘记刚才想要告诉他们什么了。
 
 
(一) 
 
01
 
Draco暗恋着一个人。 
 
这件事不仅斯莱特林们知道,估计整个学校的人都有所耳闻。 
 
追根溯源,这个锅得Blaise Zabini来背。要不是这位意大利籍少年到处拈花惹草,也不会有什么女巫来打击报复。 
 
于是一群在八卦上极有天赋的女孩子们研究出了新的魔咒,能显示出穿过魔法屏障的人喜欢对象的名字。 
 
“你们研究这个魔咒有什么用吗?我强烈怀疑Blaise根本就没有心哪来的心上人。” 
 
话是这么讲,但那些执着的少女们依然不改变原本的计划——趁着晚饭的时候偷偷溜到男生宿舍,在Blaise的寝室门口布下陷阱。 
几双隐藏在石柱阴影里的眼睛闪着狡猾而好奇的光芒,守候着猎物。 
 
昏暗的走廊静悄悄地,因紧张而略显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突然尽头传来一阵脚步声,踢踏踢踏是皮鞋踏在地板发出的声音,稳重而有力。 
“嘘!有人来了!听起来像是个高年级的。” 
“旁边的那个,你去看看是谁!” 
藏在柱子后的人不安地摒住呼吸,悄悄探出一个头,在看到竟然是一位金发少年站在Blaise的寝室门口时差点惊叫出声。 
 
“是级长啊!” 
“谁?…Draco Malfoy?” 
 
她们还没来得及思考应不应该提醒Draco,魔法屏障震动了。无形的屏障转化成了一股浓浓的雾气,漂浮在他的头顶上,正在变形成字母的模样。他向镇定地后退了几步,眯眼观察了一会儿,在最后变形完成前低声指着雾气念了几句咒语,那几团扭曲着的雾气马上凝聚成小球,向着阴影处射过去。 
 
“啊!” 
全身束缚咒马上将始作俑者全都困住了,牙齿打着颤,心想没把遗书先写完真是失策。 
 
被院长狠狠教训了一顿后,狡猾的女巫们终于回到了宿舍。她们把记忆重新提取出来,注意到不多不少,云雾刚好变成十一个小球。 
 
现在,什么禁闭惩罚都变得无关紧要——因为她们刚刚发现了斯莱特林冰王子,Malfoy家族的继承人,一向以高傲态度对人的Draco Malfoy最深层的秘密——一个有着十一个字母的秘密。 
 
 
02
 
Draco很烦躁。 
十分,极其,非常烦躁。 
因为整个斯莱特林都陷入了“Malfoy到底暗恋谁的八卦圈”里,不论走到哪儿都能听见咬着耳朵的窃窃私语,伴随着好奇,惊讶,玩味或是挑衅的注目礼。 
 
而最重要的是他对于自己喜欢的是谁毫无头绪。 
 
但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以及在学院里的地位他又必须忽视掉一切不正常的注意,维持一副泰然自若,“你们爱怎么猜怎么猜”的高冷形象。 
 
 
“Draco,你真的不打算告诉你最亲爱的朋友那是谁吗?”Pansy从沙发的另一头黏了过来。 
Blaise翘着二郎腿,晃着脚,嬉皮笑脸地附和,“就是,害我们猜得那么辛苦。说吧,谁那么有魅力还能把你的心勾走了?” 
“无可奉告。”他用力甩了甩手,把挂在自己臂上的Pansy扔进Blaise怀里。 
接着思考了一下这两个应该去是他为数不多能信任的人了——即使他仍想把Blaise千刀万剐。缓缓地深吸一口气,放弃似地说,“因为我也不知道。” 
 
Blaise得瑟的脚停止了晃动,Pansy像坏掉的高音喇叭似的尖叫一声,吸引了公共休息室里大部分人的目光。 
“别像个傻瓜。”Draco 忙堵住了女巫的嘴,另一只手抓起她的胳膊就往楼上走,转头示意Blaise跟着回宿舍。 
 
“Draco,你真的不知道?” 
“天啊,这是你们两个今晚第一千遍问这个问题了。是的,我该死的什么也不知道!”Draco的耐心已经完全被磨光了,他是找人来帮忙的,而不是一遍又一遍回答那复读机问出的问题! 
“会不会是魔咒弄错了?”Blaise瘫倒在扶手椅里。 
Pansy还在踱步,坚定地摇摇头,“不会,我看到她们找好几个人试验过了,没有问题。” 
“你不能再对他施一次咒看看是谁吗?” 
“不行。上次Draco把咒语毁掉之后它就失去了作用,现在最多也只能显示名字字母的个数——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是多少了。” 
 
黑发女巫终于停止了踱步,转身面向Draco严肃地说,“要想知道答案只能问你自己……只有你才知道自己喜欢谁……” 
Draco很不满地斜视着Pansy,牙齿磨擦发出威胁的响声。 
Pansy也不耐烦了,对着吼回去,“现在不是你封闭内心的时候!我他妈的一点也不想知道你青春期荷尔蒙暴动的小秘密!我们在想办法帮你!” 
 
两双眼睛瞪着,一段可怕的寂静后,Draco从嘴里将字一个一个挤出来,“我。没。有。暗。恋。过。任。何。人。” 
“Fine!”被打的桌子痛苦地发出了一声嚎叫。 
 
尽管Pansy脾气有点暴躁,Blaise还是那样欠打,可他们是称职的朋友这一点不可否认。在管住自己嘴巴的同时,他们暗地里动用了能用的全部资源,翻遍了找到的所有纯血统族谱,与Draco能记忆起来见过的人的名字比对——可谁也没有想到十一这个数字如此神秘,长长的单子里竟找不到几个名字有十一个字母的人。 
Pansy Parkinson(14) 
Blaise Zabini(12) 
… 
Astoria Greengrass(17) 
… 
Sirius Black(11) 
… 
唯一符合的似乎只有他的舅父。 
 
 “……不会真的是你舅父吧?” 
Draco眼睛都快翻到脑袋后面了,光是想想都…Ewww。 
“你们真是恶心。” 

评论

热度(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