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nix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德哈】龙的新娘(10)(完结)

完结了!!!开熏!!!

红翼·专业脑洞产出:

第一章:http://meiyingdie.lofter.com/post/1de02ebd_a4525f8


第二章:http://meiyingdie.lofter.com/post/1de02ebd_a4a8930


第三章:http://meiyingdie.lofter.com/post/1de02ebd_a5d2a6f


第四章:http://meiyingdie.lofter.com/post/1de02ebd_a931b40


第五章:http://meiyingdie.lofter.com/post/1de02ebd_ad212ed


第六章:http://meiyingdie.lofter.com/post/1de02ebd_b29785f


第七章:http://meiyingdie.lofter.com/post/1de02ebd_b663eb4


第八章:http://meiyingdie.lofter.com/post/1de02ebd_bcdf26a


第九章:http://meiyingdie.lofter.com/post/1de02ebd_c0b5ff8






本来准备弃坑了的,结果竟然被催出来了


这催文本事我第一次见,太牛逼了


番外在赶,预计两篇




————————————————————————




10、


  哈利回到小屋时,卢平已经狩猎归来。屋后的围栏内小鹿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在给小鹿喂完青草后,哈利看见卢平推开门来。小天狼星欢呼着扑向主人,卢平向他招手示意他进屋。


  猎人的手艺并不能算好,只是最基础的把食物弄熟再撒些调料。但是在现在的哈利看来,只要是能吃的,放到嘴中并没有区别。


  “哈利。”坐在他对面的卢平喊他。


  “什么事,莱姆斯?”哈利轻轻拭去嘴角的汤汁。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打猎吧。”


 


  夜深人静时,哈利偷偷从枕头下取出那把匕首。小蛇卷起尾巴,口衔宝石盘在层层叠叠的花纹之上。闭上眼睛他也能找到藏进花纹的那些字母。一字一顿,刻在心上。


  如果它沾上鲜血会是什么样呢?他在恍惚间想。月光洒在匕首上,小蛇的鳞片华丽的如同它原先的主人。哈利缩起身子拥抱匕首,试图从那上面得到一点慰藉。他几乎可以听见被强压在脑海中的,支离破碎的哭号。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前一晚他们才明白了对方的心意,第二天几乎就是永别,快到他们甚至没有一个好好的告别。


  天知道他有多怀念岛上的那一切,怀念那条优雅任性的小龙和他的一切,海水,天空,龙在月色下掠过海面,对他吟唱古老神秘的歌谣。


  闭上眼睛他在心里小声哼唱,咬住下唇不让声音泄出,丝毫未注意到泪水落下。


  他知道德拉科不会死去,未来深灰色的小龙会和他的父亲一样强壮,他会从父亲那里接过权杖。


但是哈利也许永远看不到那一幕。


  


  “当你不再恐惧时,龙就不会伤害你。”黑龙将他扔回树林时这么咆哮着,哈利跌倒在地。


  它巨大的翅膀伸展开,如同死神举起镰刀,惊起林中小憩的眠鸟。


  


  不管卢修斯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回不去了。


 


  第二天哈利在小天狼星的口水中醒来,不用对着水盆照一下他都知道自己憔悴极了。他能听见猎人在门外来回走动收拾。


  当哈利收拾完走出门时,猎人已经在门外等候,小天狼星趴在他的脚边,沉稳安静,蓄势待发。


 


  清晨的空气潮湿粘稠,但是莫名的凉爽。哈利抹了一把覆在脸颊上的水珠,暗自攥紧了手里的弓箭。


  “就是这里了。”走在前方的猎人突然停住脚步。


  哈利在卢平身后看过去,只能看见一个磨损的树桩掩映在树丛之间。


 


  “多少年来我一直逃避回到这里。”卢平带着哈利在树桩上坐下,带着陌生的口吻。哈利头一次发现自己不像印象中那么熟悉猎人。


  风从他们身边穿过,哈利想起那些银白的细线,想起它们托着龙的双翼,把它们送上高空,带向远方。


  “十年前,你的教父,小天狼星,就是死在这里。”卢平挠着小天狼星的耳朵,眼中是化不开的怀念。


  他停顿了一会,许久之后,才有些颤抖地开口。


  “十年前那个夜晚,他很久没有回来,那晚我几乎在山上找了一整晚,最后在这里……”小天狼星呜咽一声,窜上主人的膝头蹭着他的脸颊,“他死于一头熊,而那头熊就躺在不远处,被什么东西撕得粉碎。”


  “那天他很开心,晚饭时说是见到了好友,吃完又匆匆回到山上去了。”卢平把乱蹭的小天狼星压下去,猎犬不懂主人为何突然散发出不好的气味,只能绕着圈子呜呜叫,“上天甚至没给我们告别的机会,我找到他时……他的身子都凉了。”


 


  那一天他的猎犬循着气味而来,却带给他足以笼罩一生的哀痛。他抱着男人破碎的躯体,手指一次一次拂过他的颈间,片刻之前他还曾亲吻过那里,男人的脉搏有力又温暖,声音低沉又温柔。但现在那里只剩一片死寂。


  眼眶干干的,男人的名字卡在喉中,他像是失声般发不出任何声音。疼痛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肆虐,脑袋似乎被什么箍住了沉重无比。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被什么撕碎躺在不远处。


  他连悲伤都无处宣泄。


  


  “莱姆斯……”


  哈利明白了卢平眼中那些情绪究竟是从何而来。他们是一样的人。


    “我知道你在疑惑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些。”卢平看向哈利,猎人头一次露出他不同于以往的,脆弱的微笑,“你回来的那一天,我看见了那一晚的自己。”


  一样心碎,一样绝望。


 


  “哈利,我要结婚了。”小天狼星一脸担忧地望着主人,“我不知道你和你的那个人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想问……但是我希望你能走出来。”


  没了那个人,我们依然可以活下去。


 


  新娘的婚纱是哈利缝制的,作为对照顾了自己那么多年的猎人的感谢与祝福。


  白色的布匹在哈利手下被裁剪开,纹出美丽的花纹,不如他作为祭品时奢华美丽,却满载期望与祝愿。神会保佑披上它的那个女孩,保她一生幸福美满。


  对比之下,他的“嫁衣”却是用泪水和恐惧织就。


 


  婚礼那天哈利站在人群中,看着卢平牵着那个女孩的手。  


  那个女孩一头亚麻色的长发,骨架不小,肤色黝黑,手上有常年握弓握刀磨出的老茧,猎人出身。婚纱刚刚好合身,她一看就不是精致的女孩,穿上了婚纱反而不知所措,羞涩地被卢平牵着走。


家门前黑猎犬冲出来迎接主人,尾巴摇成花。下一刻又讪讪地歪头,似乎在疑惑什么。


  “布莱克家的女孩。”人群中有人议论,感叹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布莱克家的女孩。


 


   “你的教父名叫小天狼星·布莱克。”


黑猎犬的名字是小天狼星。


毕竟没有比血亲再相似的人了,不是吗?


 


  没了那个人,我们依然可以活下去。


  但不会活的那么好了。


 


   哈利坐在角落里,透过人群的缝隙他可以看见今天的主角们正被人们包围着,两位猎人明显不是社交的好手,但是这里毕竟只有亲朋好友,也就不必拘束。反正他也不是主角之一,他可以安心躲起来。


 果子酒喝的他有点晕。


  “哈利?”


  哈利抬头,是金妮。


  “金妮。”他点头示意,目光再次回到今天那对新人身上。


 “他们看起来好般配。”金妮突然小声说了句。


“是啊,很般配。”不知道是他喝的有点多还是屋子里太热,热气冲上他的眼眶,他莫名想哭。


“哈利的婚礼应该也会这样吧。”金妮的脸颊在火光中有点红,“好羡慕那个女孩子啊。”


“你说谁?”哈利一愣。


“哈利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啊。”金妮很平静,“哥哥都和我说了,哈利有喜欢的人了。”


“不会有了。”


“什么?”


“我的婚礼,不会有了。”


沉默在这个小小的角落蔓延开来。


“难道那个女孩……”金妮别过头去,“我很抱歉。”


“她没事。”哈利呡了一口酒,酸涩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来,“是我的问题。”


“难道她家里不允许?”金妮蹭一下站起来。


“算是吧……她爸爸反对的很厉害。”哈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说,酒精让他的脑子有点不听使唤。


下一秒金妮直接冲到他面前:“那个女孩是谁,告诉我,我去找她爸爸。”


“金妮!”哈利被逗笑了,“那不可能,没那么容易。”


“当然可能,因为……”女孩涨红了脸,“哥哥他追赫敏姐姐的时候赫敏姐姐家里也反对啊,但是他们也在一起了啊!”


“没那么简单,金妮。”哈利安抚面前焦躁的女孩。


“可以的啊哈利,你们都这么相爱了。”


 


红发的女孩在自己面前急的快要哭出来,但哈利却觉得脑袋越来越沉,人群的阴影,晃动的火光,嘈杂的声音,都在渐渐远去,他任由自己的意识退回到黑暗中。


“哈利!哈利——”


“如果可以,我希望从没遇见过他……”


 


房子里多了一个人并不会打扰哈利的生活。女孩性格豪爽,而哈利的遭遇全村早已知晓,没有人会想和这个男孩过不去。


被拴在门前的小鹿长大了,四肢修长,体态匀称,眼神不再惊恐,漂亮的鹿角如同桂冠。秋季的冰霜打在树叶上,雾气在树林中终年不散,小鹿在门前徘徊,向着森林的方向哞叫。


哈利搬来干草,一年过去他的个子抽高了不少,但依旧纤瘦,眼中也不再有着伤痛。俊俏的少年引得了村中很多女孩的青睐。


“那是想要找姑娘了。”清晨女人握着弓和卢平走出来,小天狼星甩着尾巴跟在后面。


哈利抚摸着小鹿光滑的皮毛,没有说话。


“鹿群的领地要穿过树林。”女人把兜帽戴上,“但是想要追到喜欢的女孩子不经过一番苦战不行啊。”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雾气中。


哈利望着鹿,小鹿察觉到他的目光,拿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


“你想回去对吗?”


哈利解下绳索。


 


鹿群的领地不难找,秋天雄鹿会在树林中高唱,顶着它们漂亮的皇冠相互炫耀。村里的人都喜欢把那些追逐女孩的男孩们叫做“秋天唱歌的小鹿”。


小鹿在空地边缘停下了。


周围没有任何活动的生物,雾气飘荡在草地上。露水挂在鹿角上,莹莹闪光。


哈利听见草丛窸窸窣窣的响动,远处的雾气中出现了另一个身影。


四肢修长,体态匀称,水汪汪的眼睛,但没有鹿角。


她悠悠一声长鸣。


 


他飞奔而去。回到她的身边,回到他该去的地方。


他用鼻尖蹭过她的每一处皮毛,她用歌声回应他的每一声呼喊。


我很抱歉,这么晚才回来。


寒冬就要开始,但是苦难已经结束。


 


没了那个人,我们依然可以活下去。


但是我们注定不会完整了。


 


哈利泪流满面。


 


“从前没有时间,没有土地……”


德拉科……


“往事如烟,转瞬即逝……”


告诉我我还来得及。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


寒气侵蚀着他,哈利似乎又回到了在船上的那一天。


“……她注定死亡,婚礼的钟声回响……”


抱歉我没能早点回去。


“带她去,带她去,飞来吧,降临吧——”


德拉科,来啊,我就在这里,来啊。


 


没有风,甚至没有鸟鸣。


清晨的天空泛着死气的白,和献祭那天一样绝望。


空旷的草地上只剩他一人,遥远的地方鹿在歌唱。


 


哈利垂下头,拖着沉重的步子准备返回。


他脚边的草尖微微动了一下。


 


气流拂过他的身体,如同温柔的怀抱。


远远一声悠长的龙吟。


翠绿的眼中,倒映出振翅而来的巨兽。


 


龙掠过草地,又盘旋而起,每一次都绕着哈利。


灰黑鳞片,灰蓝双眼,一只翅膀上有几乎贯穿了整只翅膀的伤疤。


久等了。


 


哈利张开双臂。


龙降落下来,翅膀环绕着他,围出一个拥抱的形状。


他吻上龙的额头,唇下的鳞片粗糙坚硬。龙小声哼哼,温顺地拿脑袋顶着他。


“德拉科,德拉科……”灰蓝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他。


龙低吟一声,双爪握住他的腰。


哈利又看见了那些银白的线,它们环绕着他,托举起龙的翅膀,把他们送回远方。


 


“然后呢,然后呢!”两个小脑袋挤在一起,兴冲冲地盯着哈利。


“……然后龙迎娶了他的新娘,他们在一起了。”一只手从哈利身后探过来,把两个小调皮蛋按回被窝,“该睡觉了。”


“呜哎——”“不要!他们应该有宝宝!”“斯科皮你平常都看了些什么东西!”


安顿好两个小混蛋,身后还跟了个大混蛋。


“你都教了斯科皮什么东西。”亲吻之后哈利窝在德拉科怀里气喘吁吁。


“什么都没有。”德拉科一脸无辜。


“嗯哼?”哈利挑眉。


德拉科很高兴看见自己的爱人越来越像自己了,扑过去又是一顿吻。


于是阿不思和斯科皮第二天看见父亲脸上一个通红的手掌印。


 


苦难已经过去,寒冬也不再降临。




END

评论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