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丐哥疼你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DH】美女与野兽(梗,一发完)

还我老冰棍:

Beast Draco X Beauty Harry


*看完电影的脑洞,伪童话风


*梗全部来自于迪士尼,且人物均不属于我


*部分情节有删改,请谨慎阅读




-----------------------------------------------------------------------------------------------------------


 


小镇上的人们都认为Harry是个怪人——那个活下来的男孩,是个额头上有着闪电状伤疤、沉默寡言、从不合群的怪人,每天只知道抱着厚厚的书,做着不切实际的白日梦。但不能否认,他一定是全镇最好看的男孩儿,那双从他死去的母亲那里继承下来的绿眼睛,比世界上所有的绿宝石都要美丽。


“我每个月都会去一趟城里,那些路我都很熟悉。别担心,Mione、Ron,我会准时回来的。”Harry一边将自己做的手工品放上马车,一边安慰着他仅有的两个朋友。


“But Harry!Mrs Trelawney的预言说你这次会遇到很可怕的事情!”红头发的男孩激动地对Harry喊道。


“Oh,Come on!Ron,你什么时候也相信她说的话了?她的预言就没有一次准过。”Harry当然知道Mrs Trelawney,镇上唯一的占卜师——虽然大部分人都觉得她只是个神叨叨的女人,她沙哑的嗓音和瞪大的双眼总让孩子们感到害怕。


“Harry,也许这次Mrs Trelawney说的没错。我和Ron都亲眼看见了,那个预言球里藏着很可怕的东西。”棕发女孩也担心的看着他。


“我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更何况,我还有Hedwig,她会保护我的。”Harry轻抚着他的马:那是一匹通身雪白的骏马,也是和Harry一起长大的好伙伴,那时他的父母还都在世,从集市上给他牵回来的一匹美丽的小马驹。想到这里,Harry有些难过的垂下了头,但很快又抬起头来看着两个担心他的好朋友,扬起一个安慰的笑容,说:“我得走了,Mione、Ron,我会记得给你们带礼物的。噢,还有你的玫瑰花,Mione,我不会忘记的。明天见!”说着,便坐上了马车,架着Hedwig走了。


Hermione和Ron远远看着Harry的背影,希望这次Mrs Trelawney是又一次搞错了。




 --------------------------------------------------------------------------


Harry驾着车穿过森林时,天已经黑了下去。这里一片漆黑,只有在雷声响起后,凄厉的闪电才能照亮这条似乎看不到尽头的路。


“我们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对吧,Hedwig?”Harry缩着肩膀坐在马车上。他讨厌这样的雷声和闪电,这会让他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他的父母就是在这样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被人杀害的。


突然,一道闪电击中了Harry面前的一颗歪脖子树,大树轰然倒下,将他原本要走的路彻底堵住了。但在烟雾消散后,原应该是一片密林的大树身后,竟然出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一直延伸进森林深处,不知道通向哪里。


“OK,冷静,冷静,你知道哪条路是对的吧,good girl?这边?还是这边?”但眼前只有一条路可以走,Harry不得不认命的驾着车驶进了这条魔法般出现的小路。


越往里走,Harry越觉得不对劲——天空中竟然悠悠的飘起了雪,路边的草丛和干枯的树枝都被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


“只不过是下了场雪而已,很好,美丽的六月。”这里哪里都不对劲!


Harry有些后悔没有听Hermione和Ron的话待在家里了,现在他又冷又饿,来到了这么一个从没有见过的怪地方。但往往,糟糕的事情后面总会伴随着更糟糕的事情。在被一群狼追赶的时候,Harry觉得这是他人生中第二糟糕的一天了,如果他能活着回去,他一定要去找Mrs Trelawney,请求她教他学习占卜术!


正当Harry以为情况不能更糟糕的时候,转机出现了:他跌跌撞撞地闯进了一个巨大的庄园,而狼群却不知为何在铁门外止步不前。Harry骑着Hedwig——他的马车早在遇上狼群的时候就被毁了,穿过迷宫一样的灌木园,来到房子的门口。


“嘿!这儿有干草,还有水!看来你今晚不会饿肚子了。”Harry将Hedwig留在一旁的马棚里,自己则准备进庄园里借宿一晚,希望主人不要介意他这个不速之客。


 


---------------------------------------------------------------------------


Harry匆忙地骑着Hedwig想要逃离这个奇怪的庄园——老天!他刚刚看到了什么?一只会说话的茶杯?!然而当他路过一座美丽的花园时,他停了下来,也许他能在这里摘一朵玫瑰花回去带给Hermione,他答应过她。当他刚把手放到花枝上,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就随着怒吼声出现在他的面前:“小偷!”


那个声音粗犷又沉重,就像一只愤怒的野兽。


“哦!抱歉!我不知道......”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拖走了。


Harry被粗鲁的丢进了一个冰冷的牢房,在地上摔得头晕眼花。牢房的门被人上了锁,铁门碰撞的声音在这个寂静阴冷的环境里显得格外刺耳。“等......等等!”眼看着那个黑影马上要转身离开,Harry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叫住他。


那个身影停了下来,半转过身子,像是在示意Harry说下去。


Harry咽了咽口水,往前挪了几步,小心翼翼的说道:“求求你,放我走吧......我的朋友们现在一定很担心我......”


“你是个小偷!”


“No!我......对此我很抱歉,但我真的不知道那朵花对你那么重要,please!”Harry恳求着那个黑影,他不能待在这儿,他得回家去。


“一朵花?你不知道因为一朵花我永远变成了这个鬼样子!就因为一朵花!”黑影越说越激动,庞大的身躯不停地磨沙着身上的布料,甚至几步跨到了牢房门前,愤怒地盯着Harry,“你永远也别想再出去了!”


Harry这才看清楚这个人——不,这根本不算是人的模样,更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褐金色的毛发向外炸开着,凶恶地龇着长长的獠牙,头上还长着两只奇怪的角。这根本就是一头怪物!一只野兽!所以他好不容易逃离了狼群的围捕,却跑进了一座野兽的庄园,还不知好歹的想要摘人家花园里的玫瑰!Harry懊恼地用手抓着自己鸟窝一样的黑发,再一次后悔昨天没有听Hermione和Ron的话好好待在家里。


“Hey!Boy!”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牢房外。


“谁在那里?”


一道微弱的光在走廊里闪烁起来,像是有人举着蜡烛正向这边走来:“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自己,美丽的男孩,我的名字叫做Blaise,是主人最忠实的仆从。”


WHAAAAAT?!!一个会动会说话的烛台?!


 


--------------------------------------------------------------------------


Harry现在基本已经适应这个奇怪的庄园了——野兽一样的主人,会说话的家具,蹦蹦跳跳的厨具......好吧,他有些想念镇子里那些无聊的时光了。Blaise把他从牢里放了出去,并且给他准备了一个豪华的房间和一顿可口的饭菜,虽然他刚才拒绝和野兽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的举动明显惹怒了那个大家伙,他甚至以为今天或者以后都有可能吃不上饭了。但现在——Harry偷偷从房间溜了出去,他要去西塔楼看一看,那里一定藏着什么秘密,也许,有野兽不准他离开的原因。


西塔楼里果然同家具们说的那样,堆放着一些杂物。再往里走,便能看见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画中的少年优雅地坐在椅子上,身后站着的一男一女应该是他的父母。但画面上——刚好在少年脸部的地方,被人用什么东西粗暴地划开了,敞开的裂口让人分辨不清他的样貌,只能看见他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如钻石般闪耀着,Harry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还未细想,Harry就被放置在屋子中间的东西吸引了过去——那是一朵血红色的玫瑰,被人用玻璃罩精心的保护着,他走近了一点,想更清楚地看一看这朵美丽的玫瑰花。


“你在这里做什么!!!”野兽的怒吼突然从身后传来,Harry吓得立刻从站着的地方跳了开去。


“你对它做了什么?!!谁准你进来的!!!”野兽看起来怒不可遏,几步窜到台前,仔细地检查着那朵已经掉了几片花瓣的玫瑰,朝Harry吼道。


“对不起......我......”


“滚!!!”


Harry惊吓地转身,快步向外跑去,不去理会那些被主人吵醒不知所措的家具,在马棚里找到了Hedwig,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庄园。


 


---------------------------------------------------------------------------


“嗷!!!”野兽的嚎叫几乎传遍了整个庄园,“这很痛!你就不能轻点!”


“你不乱动就不会痛了!”Harry一边帮野兽上药,一边忍受着耳边凄厉的惨叫。你身为野兽的自尊呢?已经卑微到泥土里去了吗?


“如果不是你乱跑我又怎么会受伤!你这个可恶的疤头!”


“如果不是你突然发脾气我又怎么会跑!”正在上药的手突然一个用力。


“嗷呜!!!!!”


家具们躲在后面看着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但不管怎么样,刚才谢谢你救了我。”Harry看着野兽身上几道狰狞的伤口,心里有那么一点内疚。确实是自己犯错在先,野兽有足够的理由锁住他——一个偷花贼。但如果一辈子都不能出去,再也见不到Hermione和Ron,失去自由会让他比死还要难受。他也并不后悔把野兽从雪地里带回来,否则这个可怜的大家伙就要喂狼了。


“好了,你先休息吧。”


“哼!”野兽一下子背过身,不去理会Harry,还在为刚才黑发男孩故意弄痛他而生气。
Alright,真是只有脾气的野兽。


回到自己的房间,Harry打开窗,出神地望着窗外飘着的明显不符合这个季节的雪花,茶杯夫人略带悲伤的话语随着寒风一起打着旋儿钻进他的耳朵:是我们的失职,我们没有照顾好小主人,才让他经历了母亲的离世后,在父亲的冷酷无情下变成了这个样子。


也许,野兽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粗鲁野蛮。


那次之后,Harry和野兽的关系明显改善了很多。野兽给Harry展示了自己豪华的藏书室,并且大方的表示送给他,Harry当时差点没抑制住尖叫;他们会在雪地里打雪仗,直到Harry被一个足有他头那么大的雪球击倒在地,生无可恋的躺在地上听那只野兽在一边“哐哐哐”地大笑。


I’m fine,fxxk you.




---------------------------------------------------------------------------
“我简直不敢相信!”野兽坐在一个看起来小了那么一点的浴桶里,很不顾形象的大叫着,“我我我只是问他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跳舞如果不愿意的话我也理解但是你猜他说什么了他居然说yes!YES!他是不是有毛病?!”
“停下来小龙,你的贵族修养都被野兽吃了吗?我看有毛病的是你。”Pansy轻盈的身体在空中飞舞着,用尾部的羽毛清扫着野兽脸上被过多的毛发沾染上的灰尘。
“这是一次机会!”Biase激动地跳上旁边的梳妆台,“你还记得那个诅咒吗?只要他爱上你,我们就能变回人类了!你得把握住这次机会!”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这个样子……”野兽看着自己粗壮的兽爪,被水浸泡过的毛湿漉漉的缠在一起,再用力的将手拍进水里,那个男孩怎么可能会爱上这样的自己。
“我能感觉得到!他并不讨厌你。”Pansy在空中转了几圈,最后降落在了早已准备好的烛台的怀里,“哦别这样,亲爱的,你已经烧过我一次了。”
“别担心,亲爱的,我想我们马上就能变回去了。”Biase轻轻环抱着那根洁白的鸡毛扫帚,凑近去想要去亲吻她。
野兽在一边翻了个白眼,无语的看着那两个腻腻歪歪的物件。说得好像我不想变回人类一样,我才是最应该着急的那一个!
那天晚上,野兽被好好的打理了一番,重新穿上已经压箱底很久的礼服,在庄园的大厅里,和Harry跳了从自己变成野兽以来的第一场舞。他们跟随音乐的节奏,轻踏着舞步——他们的足尖和足跟,他们的每一个抬脚、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合拍,他们的双臂交缠着,互相引导着对方旋转。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两个,在世界的中心拥抱着彼此 。再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悠长缠绵的吻。


 


---------------------------------------------------------------------------


所有人现在都很着急,因为那支被施了魔咒的玫瑰已经掉得只剩一片花瓣了,看起来光秃秃的,好不凄凉。即使野兽已经找到了那个深爱着他的人——他和Harry在那场舞会之后就互通心意在一起了。


一开始野兽还并不相信Harry竟然真的会爱上他,以为男孩只是惧怕他,才勉强答应和他在一起的。直到Harry回了一次小镇——他那时以为Harry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一气之下对男孩大喊道:“行!你走吧!回到你那个贫瘠的小村庄去!再也别回来了!”


然后哭哭啼啼的在塔楼上望着Harry离去的方向坐了一整天——这是事后Biase向Harry说起的,那只野兽可怜的自尊心只有在这时才会发挥一点作用。


Harry在当天就回到了庄园,还带着他的两个好朋友,Hermione和Ron,他要让他们和野兽见一面,因为他们俩算是Harry在这世上仅剩的亲人了。可怜的小Ronny在刚见到野兽的时候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纵使是博览群书的万事通小姐Hermione看起来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还好野兽在Harry和家具们的监督下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没有怒吼也没有拍桌,乖的都让人忍不住想表扬他。


这给Harry的两个朋友留下了还算不错的印象,所以到后来,野兽身上的魔咒不知为何一直没有被消除,Harry还请两个好友来庄园里住了几天,帮他一起寻找原因。


“这些书里根本就没有答案!我们都找了好久天了。”Ron挫败的将头砸在书上,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不,肯定会有办法的,一个魔咒能被种下,也一定能将它消除。”Hermione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快速的翻阅着手中一本厚重的大书。


“也许Ron说得对,Hermione.”Harry失落的声音从书架后传来,听起来闷闷的,“我们各种方法都试过了,我向他表达了爱意,亲吻过他、触摸过他,甚至还拔过他的毛!没有一样是有用的!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他要找的人......现在花瓣已经快掉光了,我现在......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Harry!你不能这样想!你......”Hermione急着想劝慰Harry,刚站起来,就被一阵急促的声音给打断了:“Harry!Harry!!”


下一秒门就被人撞开了,Harry疑惑的抬起头看向门外——门口站着一个陌生人,那是一个英俊而又消瘦的青年,浅金色的头发和苍白的皮肤让他在灯光下看上去仿佛是半透明的,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镇定,但微微起伏的胸口和急促的呼吸出卖了他。Harry呆呆的望着这个一脸欣喜的陌生人,双腿不受控制地朝他走去,到与那人还差几步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接着,Harry听见了自己颤抖的声音:“你谁?”


金发青年转开头笑了一声,然后用那双银灰色的眼睛认真地盯着Harry,向他伸出了手:“I’m Draco,Draco Malfoy.”


Harry的右手不由自主地抬起,握住了那只苍白的手,有些凉,他想。


金发青年在双手握住的那一刻,便一把将Harry拉了过去,低下头亲吻着对方湿漉漉的嘴唇。Harry用力的回抱着他,加深了这个吻——他在看到他眼睛的一瞬间就认出了对方,那是他的野兽,他的爱人。


但是......


“等等......”Harry推开身前的青年,上下打量着他,“你是怎么变回来的?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


被打断的Draco十分不耐烦的舔了舔嘴唇,在听到Harry的问题之后却勾起了嘴角,骄傲的仰起了头:“是我自己。Harry,和你在一起之后,我才明白,外表并不是那么重要,你看,即使是变成野兽,你也爱上我了不是吗?我以为过了今晚我就要永远保持着这个样子了,你知道,人总不能在自我嫌恶中度过一生。所以,刚才我在照镜子的时候,对野兽说了一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继续爱你’。然后你猜怎么着?我变回来了!诅咒解除了!”


。。。。。。


Harry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神情激动的金发青年,抬手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径直走过Draco,头也不回的朝大门方向走去。


“Wait!Harry!你要到哪儿去?你不为我高兴吗?我变回人类了!”Draco急忙拉住Harry的手,不解的看着莫名其妙又生气的人。难道哪里不对吗?


见你的鬼去吧!


 


“你猜怎么着?我要回家了。”


 


END.


 


---------------------------------------------------------------------------------------------------------------------------------------------


 


没有人闯进城堡也没有人受伤,我只想安静的看他们谈恋爱


最后的镜子梗来自一美的电影《真爱之吻》


昨天看完电影没控制住双手,回来渣了这样一个小短篇,勇敢的贝儿和傲娇的野兽简直太戳了!艾玛和大表哥总能惊艳到我,美到无法夫吸,尤其最后变身的时候,蜜汁像小魔仙全身变。。。


就当我瞎说的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