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nix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HP】【dracoXharry】The Vow·完

风流堂:

标题:The Vow
作者:rsriver
配对:DM/HP
警告:重在参与小白文  
简介:战后四个月,破特莫名其妙命在旦夕,谁是拯救英雄的英雄?
弃权声明:一切不属于我


------------------------------------------



The Vow




哈利就这么倒了下去。
不管赫敏回想多少遍,那依旧是件毫无征兆的事儿。

她记得当时自己在格里莫广场十二号中大肆挥霍清洁咒,罗恩咒骂着朝楼上跑,一个特大号肥皂泡追着他。哈利在笑,大约是因为赫敏把打扫升华为一种艺术,又或者只是嘲笑罗恩连滚带爬的狼狈模样。
然后他就倒下了。

赫敏当时正回头。她看到老友如同断线木偶一样瘫在地上,用一个相对还算优雅的姿势。
她在尖叫前又扔了个强效清洁咒出去。


那是战后第四个月,一切正趋于完满。
威森加摩以令人瞠目的效率完成了审判,摄魂怪撤出阿兹卡班,从此霍格华兹的职业意向表上多了个选择叫狱卒,享受傲罗待遇。
赫敏对此很满意,发表了一通有关人性问题的演讲。罗恩耸耸肩膀说反正都是三四百年的刑期,还不如跟摄魂怪亲热一下从此幸福快乐呢。
然后小英雄们碰杯大笑,高喊着不跟摄魂怪舌吻我们也会幸福快乐。

这是当然的吧!费劲气力干掉黑魔头之后,等待我们的不该是一条康庄大道吗?赫敏站在圣芒戈的走廊上咬着指甲盖,右脚烦乱的打着节拍。
罗恩在走廊尽头吼叫,冲每一个参加了会诊的治疗师。纳威蹲在角落垂着头,而金妮正伙同拉文德和柯林用眼泪淹了病房。

好吧,巫师界最著名的治疗师全在这儿了,而他们用十几根魔杖对着哈利指指点点的结论就是——哦,梅林啊!
波特先生的魔法能量在迅速衰退,梅林啊!
波特先生的生命能量在迅速衰退,梅林啊!
我们的强效治疗网竟然毫无用处,梅林啊!
韦斯莱先生您的魔杖在走火嗷嗷我烧起来了梅林啊!

赫敏缴了罗恩的魔杖。

病床上的哈利被各色魔法光束笼罩着,看起来如同五花大绑。
赫敏咬牙切齿冲纳威说照顾哈利管住罗恩我得到霍格华兹去一趟后就冲向了壁炉。

她想不到此时此刻能有什么比霍格华兹图书馆的禁书区更能派上用场了。



赫敏归来时已是次日午后。女孩蓬乱着头发——当然她的脑袋一直以跟哈利不同的造型感蓬乱着,赤红双目,嘴唇干裂,嗓音嘶哑说不出一个完整单词。她想起自己没喝过水。

毫无疑问,操蛋的伏地魔。润泽了嗓子后赫敏以紧捏的拳头和一句粗口作为开场白。因为这句话再一次试图暴走的罗恩被拉文德手脚并用的死死压在长椅上,憋得脸红脖子粗。

一定是哈利跟他决斗时魔力损耗过度,已经不能弥补了。现在他的身体自动进入休眠状态,算是种自我保护,但如果不进行魔力补给,我们将无法再看到他睁开眼睛的。

罗恩高叫着把我的魔力给他!
你以为这是南瓜汁没了就把你的分他一半吗?赫敏不耐烦的怒视罗恩,对方依旧状况不明的喊着全部也可以!

说吧赫敏,我们能做什么。金妮揉揉眼睛尽力克制的问道,赫敏摩挲着魔杖尖儿小声说哈利没有亲人了,血缘魔法不行,只能用缔结魔法了。
伴侣缔结誓约?
是的,有人愿意成为他的缔结者并且进行魔法补给与修复,我想这是唯一的办法。
那不是很简单吗。金妮突然笑了起来,尽管眼睛仍同核桃似得红肿,表情却无比明快起来。她说赫敏,我愿意和哈利缔结,即便这种魔法补给要进行一辈子也无所谓,你知道的。

似乎有风驱散了漂浮在圣芒戈长廊上的阴云,少年们塌下僵硬的肩膀长舒一口气,仿佛已经看到那黑发的老友活蹦乱跳在他们面前。罗恩死命把眼泪憋回眼眶,搂着金妮说我的小妹妹是最好的姑娘,我想不到这世上除了你还有谁配得上哈利。

赫敏从口袋里摸出羊皮纸,上边复制了缔结魔法的咒语。
一圈人围在病床旁,金妮步履坚定走过去握住哈利的手。

褐发女巫深吸口气,将魔杖指向两人,缓慢而谨慎的按照羊皮纸上所写念出这神圣的古魔文。金色光线涌出杖尖,所有人屏息而立,看着光束环绕在金妮与哈利相握在手间,绕了两圈,然后啪的一声,没了。

没了?

金妮低头看看手腕,再看看依旧双目紧闭的哈利,最后把视线转向赫敏。

这、这算好了?
不好。
不好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好。

赫敏恶狠狠的看向羊皮纸,她确信自己没念错上边每一个音节和节奏,也同样确信这缔结魔法失败了。
要不再试一次?纳威怯生生的提议,不太敢看褐发女巫铁青的脸。

好吧,金妮,左手,你握住哈利的左手!赫敏清清嗓子,再次吟诵起那段晦涩的古魔文。然而那金色光束比上次更加不给面子,刚触及到两人相握的手就消失不见。

赫敏的脸色愈发难看,她自认人生还从未如此失败过。
罗恩一贯的不懂脸色火上浇油,喊着换我来赫敏,你不行。女巫把羊皮纸兜头朝他扔去,怒吼如果你拼的出就来吧!
罗恩翻来倒去看了片刻,抬头说谁召唤个字典给我?

赫敏眯缝着眼睛站在床头,像是要把她昏迷中的老友盯出个洞一般。终于她破罐子破摔似得朝哈利的左腕扔了个咒立停过去,小小噼啪声响过后,一个金色光环出现在病人手腕上。

赫敏·格兰杰喊出了她有生以来最为惊天动地的一句话——哈利·波特!我操你的!



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哈利已经有了一个秘密的、我们谁都不知道的、缔结者?罗恩把赫敏传达的信息整理一番,做了总结性发言。
金妮早已泪奔而去,剩下众人面面相觑。
赫敏在圣芒戈不远处的餐馆里要了间包厢,风卷残云的填饱了自己咕咕作响的肚子,灌下了两大杯南瓜汁。她对罗恩的总结点头称是,含糊的说没错,咱们的朋友隐婚了,而我们该死的没一个人知道对象是谁!而最该死的是,他的命还得靠那最最该死的不知道是谁的无比该死的隐婚对象来救!

西莫瑟缩了一下,凑到拉文德耳边说我从没见识过赫敏能在一句话中夹杂这么多……感叹词。
我想比起哈利命悬一线她更恼火的是死党竟然有个天大的秘密瞒着她。拉文德摇头,开口说你能追查到那个缔结者是谁吗赫敏,不管怎么说救哈利才是当务之急。
不行。赫敏推开盘子,答得斩钉截铁。

我可没这本事挑战缔结魔咒,你们知道有关誓约方面的咒语都是古老又强大的。她抓起餐巾抹抹嘴角,眉眼斜挑扫视众人,开口说伙计们,都知道自己该干嘛吗?
是……纳威战战兢兢回答,说我们会仔细回想有关哈利的每一个细节,分析出那个人是谁。
我们也会揪住每一个曾和哈利有过接触的家伙的衣领追问那该死的新娘……等等,范围限定女孩?拉文德忽而圆睁双眼一个蹦子跳了起来。她高喊如果哈利是被一个疯狂的爱慕者强迫呢?那可不一定是个姑娘!
强迫哈利·波特?你暗示对方是黑魔头还是邓布利多?
闭嘴西莫!我在认真思考!拉文德像只陀螺似得在房间里打转,她说你们瞧,哈利有过落单的时候,在霍格华兹保卫战之前,他和你们失散了一个人灰头土脸的回来,语焉不详。如果那时他是被食死徒绑住然后——
然后不对他用索命咒而是缔结魔咒?
你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赫敏,有些人为爱疯狂,比如、比如……嘿,扎比尼!

满屋子人用一种究竟是你疯癫还是我们幻听的目光审视她。

扎比尼?梅林啊,如果是马尔福我倒还能找到点理由说服自己去相信。罗恩嘟囔着,转头碰上赫敏的目光,忽而一阵寒颤。
他凑近女孩耳边悄声说不会真是马尔福吧,我可记得六年级时哈利失心疯一样跟踪他呢。
那是因为他怀疑对方在进行食死徒活动。
可地牢里马尔福没指认哈利。
那是因为我的蜇人咒太完美。
威森加摩审判马尔福那天哈利去旁听了,他就旁听了这一场!
那是因为、因为……他大概喜欢金发的。赫敏抬手捂脸,她说哦罗恩我不想再探究下去了,这很惊悚,但当务之急是我们得去趟阿兹卡班了!

拉文德扭头,心说这未免也太快了些。



确认过程太简单,不过两句话。
第一句是赫敏双手抱胸地说哈利死了。
第二句是罗恩上窜下跳地说人都死光了吗怎么就真是你这混球!

看到对方在听到第一句话时下意识攥住左手腕并长舒一口气回瞪他们的模样,一切水落石出。

赫敏向阿兹卡班提出交涉,救世主命在旦夕,指望德拉克·马尔福的拯救,无论如何也得争取到几小时的假释。
而经过重重审查后——说实在的食死徒都在重刑区,若不是打着波特的旗号谁也没胆子批这个假——马尔福在四名狱卒与强效追踪咒的监视下得以往圣芒戈一行。



一干好友依旧等在病房外,还有韦斯莱家老老小小。金妮擦干眼泪挺直腰杆走到马尔福跟前,伸出一只手说虽然你是个食死徒,你的下半辈子都将在阿兹卡班度过,但既然哈利选择了你,我没什么好说的。只要你能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

马尔福冷眼瞧着红发姑娘僵在空中的手,轻扯一边嘴角说我没必要向你承诺什么。


然而马尔福的傲慢也就到此为止了。
在他看到病床上的哈利时,仿佛有只手在瞬间拿走了他所有防备。
那男孩倔强的黑发总算服软了一回,柔和的散在枕头上。
马尔福脚步略显踉跄的跑了过去,手掌拂开哈利额前乱发颤抖的摸了摸那道伤疤。

魔力衰退马尔福,除了血亲外只有缔结者能给予补给。赫敏冷冰冰的解释着,那些闻讯奔来高喊别乱来的治疗师们都被挡在门外。

马尔福的手停留在哈利面颊,很久。
然后他请求五分钟的独处。

他说我会做的格兰杰,你明白我必须,只是五分钟的独处不过分吧,我想他也并不希望我在你们面前……亲吻他。

四名狱卒检查了下马尔福身上的追踪咒,冲赫敏点了点头。


于是一干人在长廊里百无聊赖着。罗恩双手抄兜发呆,赫敏把头发盘起来放下放下又盘起。
纳威打着哈欠窝在长椅里,自打知道哈利有救后他哈欠就没断过,却怎么都不肯回家睡觉。拉文德一度试图扒门缝,又抱怨怎么就没人带个伸缩耳来。几次偷窥未果后她颓废的去了洗手间。


就这么过了五、十、十五分钟,四个狱卒挨个检查追踪咒,显示没问题后就挥手说再给他们一会吧,再怎么说那也是救世主跟他情人啊。但赫敏等不住了。
她有些后悔答应了马尔福的要求,至少应该等哈利无碍后再随便怎么缠绵去吧,像这样对着个深度昏迷的家伙,马尔福他是有多变态?

哦,不……不不不不不——

赫敏猛地将魔杖指向病房,门板轰然大开,而那一目了然的房间里已没了马尔福的身影。
众人慌乱的涌了进去,掀开毯子,五颜六色的治疗网中双目紧闭的不是哈利,而是刚刚还在门外的拉文德。

狱卒们再次检查追踪咒,已经被完美的转移到了拉文德身上。

赫敏冲拉文德念了个复苏咒,女孩困难的睁眼,一脸茫然的问这是哪儿?我不是要去圣芒戈看哈利吗……啊,布雷斯·扎比尼!那个婊子养的,他袭击了我!

赫敏压制胸口怒火,尽量冷静的说看来我们和一个用了复方汤剂的布雷斯·扎比尼相处了两天。
……难怪她总是突袭男孩们的屁股。有人恍然,罗恩和西莫像被扼住脖子般涨红了脸。

狱卒们征用圣芒戈的飞路网去阿兹卡班交代始末,留下一人监视这些所谓马尔福越狱事件的当事人们。
没人有异议,赫敏盘腿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纳威索性缩到了哈利和拉文德睡过的病床上。


西莫和金妮喋喋不休推测始末,他们认为哈利是被挟持了,作为马尔福这个亡命之徒的挡箭牌,罗恩却突然发话,逃亡时带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马尔福是傻瓜吗?虽然他的确是蠢货!
那么哈利在哪儿?
还用说吗,醒来一起走了。赫敏抵着额角,声音疲倦不堪。她说我总算想明白了,什么魔力损耗,压根都是他的圈套,这是个越狱计划。
视线再一次集中在巫师界最聪明的女巫身上,她依旧半阖着眼,有气无力的念叨着我们都被骗了,该死的哈利·波特,没有魔力损耗也没有缔结咒语,只是为了让马尔福离开阿兹卡班,他竟然向自己的死党设套。

罗恩大张着嘴,像条搁浅的鱼。

如果没有缔结魔咒,那为何我和哈利不能缔结?金妮晃着手腕说我是真正感受到了魔力的反弹!
好吧,或者说,他大概随便找了个什么人缔结临时誓约为了引导我去找马尔福。赫敏的魔杖在空气中画了个圈,银色字符出现在空气中,显示不久前在这个房间中曾出现过哪些魔咒——

一个崭新的,缔结魔咒。

我们都忽略了一点,在进阿兹卡班前是有过详细检查的,如果马尔福带着个缔结誓约,那么魔法仪器会显示他是有伴侣的。我们都太过相信哈利的力量,以为这大概是个什么古老的强大到变态的誓约,能够瞒天过海,其实现在想想,那家伙对古魔文头疼的不是一般,找到了魔咒也不会念!而马尔福,纯血那套复杂的缔结程序,能在战时举行就鬼了。
罗恩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

那么他们是刚刚才真正——
没错,用我抄来的那咒语。赫敏把落在地上的羊皮纸漂浮到空中,扔了个四分五裂过去。

所以我们是帮凶吗?纳威在毯子里闷声闷气的问了句,他说奶奶可不会喜欢我牵扯到什么越狱事件里去,而且魔法部会下通缉令追捕哈利和马尔福?

他们有胆做,就有本事逃。赫敏起身恶狠狠的冲监管的狱卒说洗手间,要跟来监视吗?
金妮急忙起身说我也去。


女孩们一前一后走过转角,赫敏瞥了眼哼着小调的红发姑娘,似乎心情好的不得了。
她猛然把金妮撞向墙壁,魔杖顶向对方喉间,一字一句的说潘西·帕金森,我早该想到是你的。

哦,复方汤剂效力还没过,请原谅我不能戏剧性的变回原来的模样和你对峙。红发姑娘歪了歪脑袋,用食指拨开那弄疼她脖子的魔杖,清清嗓子说是因为我跑去和德拉克握手露了馅?
不,你演技很好,只是缔结魔咒这种东西,随便找个人胡来是不可能的。当然只有握着哈利的手的你有动手脚的机会。
当然是我,你也知道那是一辈子是事儿,哪能随便胡来呢。潘西眨眨眼,拉过赫敏闪进一间空病房。她说格兰杰,你还说错了一件事,魔力衰退的确存在,只不过不是黑魔王弄出来的,是波特自己。
赫敏不可抑止的眉心纠结。

德拉克这家伙实在是病态的傲慢,不肯接受波特的辩护。其实想想就算波特为他开罪,依旧免不了被判个十来年的命运,所以在无数次密谋下,我和波特选定了越狱这条不归路。而为了逼德拉克抛开那些莫名其妙的自尊与责任,波特导演了这出戏。他把自己的命交付出去,需要一个缔结誓约来拯救。这意味着不管结局如何,有人得生死与共。

这么说,马尔福是被一头狮子算计了的毒蛇?
差不多吧格兰杰,虽然我真的不想认同。女孩把玩魔杖,眼角斜挑盯着赫敏,她说格兰杰,你又作何选择呢?共犯还是帮凶?

赫敏摆出副被大粪弹砸到的表情,从牙缝里挤出句这他妈的有任何分别吗!





赫敏:

        见信如晤。
        逃亡之旅非常顺利,预言家日报上德拉克的通缉令很有存在感,照片也选得不错,他为此着实骄傲了一阵。听潘西说那天是你放她离开并应对了傲罗的盘查,我知道你向来能干,再次谢了,我的老伙计。
        别试图对信件施追踪咒,我用过防御咒了。别试图贿赂猫头鹰,我们已经离开寄信的城镇了。别试图寄吼叫信给我,我知道我错了但并没有迷途知返的打算。
        
                                                          Yours Harry
        
PS 虽然我不在通缉令上是意料之中的事儿,但还是有点寂寞的。
PPS 我看到你和罗恩的狗仔照了,德拉克说红衬衫穿在罗恩身上是个灾难,我觉得挺好。不过你怎么剪短发了?



赫敏把这张羊皮纸颠来倒去看了多遍,团一团扔到空中——

四分五裂!她喊道,然后纵声大笑了起来。



——fin——

评论

热度(2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