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nix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德哈】哈利闺中二三事【四】

糖分不足的怪阿姨:

作者还有废话:
     昨天都说好了今天不更了的,可是实在忍不住撸文的欲望……于是背书期间摸了个鱼orz
     快说爱我!!连续四天日更啦ヽ(*´з`*)ノ
     另外,我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现世报,昨天刚指使赫敏调侃了哈利的生理期,今天某作者就血流成河了2333
     以上。




全文已完结:目录
——————我是血流成河的分界线——
【四】
  事实证明,赫敏女王有着巫师界无人能敌的认真态度以及钻研精神,你永远不要期待她能忘记一件让她感兴趣的事情,哪怕她看起来只是随口一提。
  在一个不用去上班的周末,哈利正惬意的靠在沙发上享用一杯克利切冲泡的热咖啡,手里拿着早些时候送来的预言家日报。
  哈利最近一直有点嗜睡,所以赫敏来拜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哈利头枕着沙发扶手,惬意的伸展着身体还打着小哈欠的样子。
  “嘿,哈利,介意跟我走一趟吗?我在圣芒戈约好了医生。”赫敏用的是疑问语序,可从语气上来看并没有多少询问的意思,反而更像是宣告。
  “赫敏,我很好,不用担心。”哈利两眼因为先前的哈欠泛上水光,没有了镜片遮挡的绿水晶祈求的看着赫敏,“我只是有点犯困。”
  被一双小动物一样无辜的眼睛盯着看,赫敏差一点就要投降了。她在快忍不住上前揉搓哈利的冲动之前强行挪开自己的视线。
  “哦,哈利亲爱的,就算你不想关心那些做女生应有的小烦恼,也应该再去咨询一下你身上咒语的情况吧。我约的是圣芒戈最有资历的医师之一,他在很多方面,当然也包括解咒方面,很有研究。”
  赫敏总是对的,她善于抓住重点。这次她又成功的说中了哈利最关心的问题。
  “好吧,我跟你去。”哈利想了几秒,解咒的希望打败了困倦促使他从沙发上爬起来。
  “哦,赫敏,你说我是不是胖了?”
  换好衣服的哈利捏着自己的腰,嘴里小声嘟囔。
  “没有,你看起来美极了,真的。”赫敏半真半假的回答,“你刚刚抱怨自己胖的时候让我感觉我正面对一个真正的姑娘。”
  “不要总拿这个开玩笑。还有我是说真的,我真的胖了些,一定是太久没运动了,自从被击中后我根本没打过魁地奇。”
  “好吧,抱歉。不过我也是说真的,我以前从没发现原来你摘掉眼睛留起长发是这么好看,跟性别无关。”赫敏拥抱了他一下,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表达亲密的亲吻,就像女生们经常和闺密做的一样。
  这不是个好现象,哈利想。
  “嘿,赫敏,我不是你的那些闺密。”哈利第一千次抗议。
  “可是我一直把你当做亲人,你知道的,就像姐妹的那种,金妮也是这么想的,我们是最好而朋友不是吗?好了,我们该走了。”
  哈利第一千次抗议无效。
  圣芒戈仍旧是记忆中的样子,和麻瓜的医院差不多的安静冰冷,只是少了消毒水的味道,多了几丝魔药香气。也许闻起来和中医馆差不多?谁知道呢,反正哈利也没去过。
  其实他不愿意来圣芒戈还有一个原因,这里让他想起了很多事情,比如大战后这里挤满伤员的景象,比如一具具从这里抬出的蒙着白布的担架——哈利没有勇气掀开任何一个,比如伏地魔死后这里爆发出的欢呼,还比如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不可避免的害怕和马尔福的再次相逢,他不确定再次看到他时自己会直接给他迎面一拳还是落荒而逃——后者的可能性好像更大一点。
  哈利战战兢兢的跟着赫敏闪进走廊尽头某个办公室,一个看起来很和蔼的年长女医师站起来迎接了他们,眼镜后面目光灼灼。
  “你好,格兰杰小姐,这位就是哈莉•伊万斯小姐了吧——原谅我这么称呼你,我姓希尔,你们可以叫我希尔医生(Dr. Hill)。”
  “你好,医生。”哈利礼貌的打了招呼。
  “我听格兰杰小姐说,你中了个很……少见的咒语是吗?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它对你的健康有什么影响,不过起码上次的检查显示一切正常。我想我需要全面了解一下你的情况。”
  “没问题,医生。”哈利很配合。
  “很好,你有什么不寻常的感觉吗?”
  “哦,医生,这就是我要说的,我感觉正常极了,是赫敏非要带我来圣芒戈的。我几乎可以确定这咒语对我的健康没什么影响,我只是想问问它什么时候能消退。”哈利无所谓的说。
  “哈莉!”赫敏大声的叫到,“不要忽视任何一点小小的不对劲,你明明就生理期不调,早上你甚至还告诉我你嗜睡!”
  “向梅林发誓我爱死这不调了。”哈利小声嘟囔。
  “格兰杰小姐说的对,我们可以给你做个全面检查,这也可以帮我更好确定咒语的消退情况不是吗?”
  哈利点点头,表示可以接受。
  各种各样的检测咒被用在他身上,希尔医生丢了两打咒语之后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指挥魔杖的动作反而越来越快。脸上的表情也由疑惑变成惊讶再变成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要不是这里面含有一丝玩味,哈利几乎要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恩……伊万斯小姐,你的情况很不寻常,我不知道你得知后会怎么想,不过作为一个医生,我要道一声恭喜,要知道,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总归是一件好事。”
  希尔医生抬起眼皮,视线从镜片上方越过直接看向哈利,嘴角嘬着笑。
  “嗯……抱歉,您说什么?什么恭喜?”哈利不太明白。
  “我知道这不是很容易接受,而且沉浸在激情里的年轻人总是忘了做好安全措施,伊万斯小姐。”医生继续说,“我没有责备你们的意思,我想说,你现在肚子里有了个新生命,已经两个月了,这是梅林的馈赠。”
  去他的梅林!
  哈利总算听明白了希尔医生的意思,但他深切的期望自己从没听懂过,这真是太荒唐了。
  如果他现在抽空看一眼赫敏,就会发现,他的好闺密,前格兰芬多万事通小姐,现魔法部女王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站在一旁摇摇欲坠。
  “梅林啊,哈莉,你从来没给我说过这个。”赫敏责备的看了哈利一眼,“一会儿你一定要全部告诉我。”
  关键时刻赫敏还是很可靠的,她很快接受了这个荒唐的消息,决定一会再好好逼问哈利,至于现在,她要替自己的好闺密确认一些事情。
  “那么医生,那个咒语……”
  “哦,请放心,这个咒语效果很稳定,而且怀孕还巩固了它的稳定性,伊万斯小姐在宝宝出生之前会一直维持这种状态。现在母子两个都很健康。”
  “那谢谢您,希尔医生,我想请您在伊万斯小姐怀孕期间做她的健康顾问可以吗?也希望您能对这件事情保密。”
  “我当然愿意,孩子们。”老医生眨了眨眼,“那么再见。”
  赫敏矜持礼貌的向希尔医生道了别,拉着仍旧无法接受的哈利走到走廊里。
  “哈利,我从不知道你居然……恩……这么乐于四处寻欢,据我所知你并没有男朋友不是吗?”赫敏沉默了一会后说。
  “在你还是个男孩的时候要注意不要随便搞大别人的肚子,在你变成女孩的时候更要注意不被别人搞大肚子!”赫敏烦躁的翻了个白眼,“哈利,我希望你的私生活还没有混乱到搞不清楚孩子的父亲是谁。”
  哈利沉默,他当然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而且孩子的父亲八成现在就在圣芒戈,但他死也不能说。
  “你真的不知道?!”赫敏拔高了声音。
  “你误会我了赫敏,这是个意外,我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我不能说。”
  目前为止他只有过那一个晚上,在那之前他还是个处——好吧也许听起来有点怪——他还是个处女。
  “我明白了,我也不能期待孩子的父亲已经知道他要当爸爸了是吗?”赫敏认真起来,“说实话哈利,你打算怎么办,是生下他还是……”
  “赫敏我不知道。”哈利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这纯粹是个意外,可是我觉得我不想拿掉他……起码现在还不想。”
  赫敏给了哈利一个安抚的眼神。
  “你需要好好想想,哈利,我会支持你的。”她拍拍哈利的肩膀,“当然,我希望你有一天能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不会追问,但这不妨碍我对另外一个意外制造者的好奇心。”
  “谢谢你赫敏。”哈利发自内心的感激这个一直关心他的女孩,回她一个虚弱的微笑。
  他现在已经完全脱力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他需要喝一杯热饮,然后躺到床上好好想想。
  赫敏扶着哈利走出圣芒戈。在得知哈利的情况后,两人不敢再用幻影移形,索幸圣芒戈距离格里莫广场并不远。
  而此时,圣芒戈顶层的办公室里,金发的副院长正端着咖啡站在窗边,刚刚走出医院大门的两人让他感兴趣的眯起了眼。
  那个棕色的卷发脑袋他是认识的,毫无疑问是格兰杰,而她旁边的那位小姐……德拉科很确定她就是那天早上的落跑者,一样的黑色长发绿色眼瞳,还有像某人一般小巧的五官和身形。
  没想到她也是个巫师,而且还和格兰杰有关系。
  有些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
——————————————————
阿姨要红心心和爱的评论,哼唧 (*'▽'*)♪

评论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