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丐哥疼你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德哈/DH】银雀 (重生向)6

徒崖:

我还得写多久才能在四年级让他们亲上啊(。-_-。)
今天基友没催更,开心(●°u°●)​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


哈利想象过几次和马尔福近距离接触的画面:在魁地奇比赛上针锋相对,在黑魔法防御课上互相丢恶咒,又或者是实打实地来一场麻瓜的斗殴。在此之前,他们最近距离不过是一年级马尔福单方面的示好。

那个时候我是怎么做的呢?哈利开始回想自己刚入霍格沃兹的时候。他好像讽刺了马尔福并且没有握住马尔福向自己伸出的手。

真是个不错的开始。哈利揉了揉自己头疼的额头。

“波特,如果你不是真心实意地想和我一起制作魔药,麻烦你走开。”德拉科不懂哈利在旁边一个人做什么。

“不,不!我只是有些不习惯而已。”哈利赶忙解释。

“你有时间慢慢习惯的。”德拉科示意哈利盯着坩锅内的情况。

坩锅在左边,德拉科不得不向哈利倾斜以观察缩身药剂是否进行到了正确的阶段。

“等到变成淡黄的时候就可以加入无花果汁了,顺时针缓慢地搅动12下就应该可以了。”德拉科微微站起身盯着坩锅。

“无花果汁已经放完了,顺时针搅动12下对吗?”哈利不确信地问了一遍,这可能是他上魔药课以来完成的最有可能也是最成功的魔药了。

“噢梅林!你知道什么叫顺时针吗?”德拉科上前握住哈利的手阻止他继续往反方向搅拌。

哈利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的不一样的触感,德拉科的手像是他本人一样苍白,冰冷。他一只手握着哈利的手而另一只手则撑在桌侧保持平衡,哈利觉得自己像是被他圈在怀里,只要微微一转头自己的呼吸就能够打在对方裸露的脖子上。

天哪,他可真白。哈利盯着德拉科的脖子,脖子上的淡青色血管一目了然,白色向衣领内延伸,慢慢隐没在黑暗中。

“波特,你能告诉我。”忽然凑到跟前的脸把哈利吓了一跳,他往后一仰马上就要摔到地上去了,一只手扶着他的背又将他拉了回来。

德拉科扶着他的背迫使他看向自己,他喜欢这样,喜欢那双绿眼睛里面只有他。“你能告诉我,你刚才在看什么吗?”

哈利有点不知所措,这和他平常认识的马尔福不一样,即使他们并没有真正心平气和地交谈过几句,但是他清楚马尔福应该是个傲慢,张狂的人,而绝不是像现在这样步步紧逼。

“诶,我在,我在看……”哈利更加窘迫,他无法说出我在偷窥你这种话。

“波特,马尔福先生相信你们的魔药已经制作完成了。”阴测测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希望你们不是因为坐在最后一排而忘记了学习任务。”

“是的,教授。”哈利慌乱地推开了德拉科,手忙脚乱地把快要烧干的液体倒入试管中。

斯内普仔细地看了看试管中的液体,又看了看自己的教子。不情不愿地在测评纸上发了个E。“本来应该是O的,你应该羞愧德拉科,因为你的不专心。”斯内普撂下一句话。

“你应该羞愧,波特。”德拉科凑到他耳旁,像情人的低语一般。

“因为你,我才不专心的。”德拉科轻轻地咬了一下哈利的耳朵,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材料残渣,转身离开了魔药教室。

他是在和我调情吗?哈利脑中闪过一个问题。



“不,他是在戏弄你。”赫敏关上了最后一本需要预习的书。对于她来说,所有的课程都需要一个预习的过程,美名其曰:尊重知识。

霍格沃兹的公共休息室还燃着炉火,但大部分人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赫敏拒绝了家养小精灵的帮助而是自己点燃了壁炉,这让家养小精灵有些不满。此时公共休息室只剩下赫敏和哈利了。

“我们为什么不叫上罗恩,或许他能理解我呢?”哈利问

“如果你想明天整个格兰芬多都知道马尔福咬了你的耳朵你大可以一试。”

壁炉的柴被烧得啪呲作响,哈利有些沉默地抱紧了身旁的软垫。他觉得马尔福从醒来之后变了很多,不再在用餐的时候言语攻击他,也不再试图在课堂上挑衅他,甚至制止了他父亲将巴克比克告上法庭。他变得稳重而又陌生,哈利开始琢磨不透他,就像猜不透圣诞节袜子里会装什么礼物一样。他对此感到又神秘又好奇。他不可避免地去猜测,去怀疑,却又想靠近对方。

“他真是个奇怪的人。”哈利看向赫敏,“他让我着魔了。”

评论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