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丐哥疼你

北极圈常驻找粮人员

[德哈]天生一对

toothcup牙杯:

别名:We’re perfect


简介:战后,麦格校长希望缓解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针锋相对的紧张关系,于是拿了各院的领头羊开刀。德拉科和哈利因为打架被罚“牵手一星期”
警告:文笔略渣,ooc警告
声明:人物属于罗婶,ooc属于我
全文基调欢脱甜蜜,不黑狮院,不拆铁三角。
第一次写德哈同人,楼主一定不坑!o(≧v≦)o希望各位看官轻喷。


===============================================


第一章 意想不到的“惩罚”
“well,well,看看这是谁?圣人波特被他的红毛女友给甩了?”


“shut up,马尔福,离我远点儿,如果你不想被来一记神锋无影”救世主哈利波特烦躁地挠了
挠凌乱的黑发,瞥了眼身旁碍眼的臭白鼬。


“别这样波特,毕竟追着黄金男孩的女生一抓一大把,交个新女友并不难不是吗?”前食死徒德拉科马尔福环着双臂靠在树上欣赏着眼前的闹剧。


哈利再也按捺不住握紧的双拳,上前朝马尔福欠揍的脸挥舞过去。达力表哥的话也并不都是糟粕,也有那么一两句精华,例如有的时候拳头更好用。


虽然格兰芬多黄金男孩和斯莱特林铂金小蛇之间的针锋相对已经不是霍格沃兹的稀奇事,但这种局面总不能一直持续下去。现任霍格沃兹校长麦格教授致力于成为这种局面的终结者。


“波特,马尔福,这次的惩罚和劳动服务无关”麦格揉着发疼的额角看着眼前两个衣衫不整,嘴角挂着青紫的学生。


“我要你们手牵手,立刻,马上”麦格的眼神略带凌厉扫视着二人。


“what?!”原本互不搭理的二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叹,对视了一眼脸上立即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可是麦格教授....”话还未说尽就被麦格严肃的面容给吓咽回了肚子里,哈利重新低下头。


“波特,手”德拉科的声音捉摸不定语调里的悲喜,在校长室沉浸在一片静默中的时候显得有些突兀。


哈利瞪大绿色的双眸,眸色深处传递着难以置信的讯息“马尔福你...”


“闭嘴波特,手给我,难道伟大的格兰芬多救世主不屑和我这个卑微的食死徒握手?”德拉科轻挑眉梢,略带挑衅地看着对方湖绿的双眼。


哈利一阵气闷,二话不说抓紧马尔福的手,动作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德拉科用厌恶不耐的神情悄悄掩去了上扬的嘴角“果然是格兰芬多,动作真是粗鲁”


马尔福你!!!”


“咳咳...”麦格轻咳两声阻断了二人一触即发的争吵,手持魔杖在二人相握的手上轻念了一个咒语


“我需要你们两位保持这个动作直到一星期之后由我给你们解咒,在我解咒之前你们不用试图分开你们的手,因为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哈利此时此刻的心情仿若跌到了谷底“fuck!”他在心里默默诅咒着梅林的捉弄,但表面上只能点头答应。
相反,德拉科的脸上并没有多少苦闷的表情,淡然地点点头就拖着不得不跟着他走的哈利出了校长室。


而在校长室的门掩上之后,邓布利多的声音在画像中响起“噢,米勒娃,你做了一个相当正确的决定,话说你把我的柠檬雪宝放哪了?我想看看它”


麦格注视着关闭的门,轻叹口气“阿不思,战争结束了,有些东西也该改变”


邓布利多藏在眼镜后的双眼里透着深意“你是说格兰芬多斯莱特林吗亲爱的米勒娃?”


麦格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开始审核手中的羊皮纸文件。


四小时前的黑湖边


“哈利,我们还是分手吧”金妮的声音里带着微微的颤抖。


“我知道金妮,无论是和战时还是战后我都不是一个合格的男友,我很抱歉”哈利无奈地叹口气,他不是不喜欢金妮,但是那种感觉就像昙花一现,和秋张一样,朦胧的好感过后归于平静最后是强烈的空虚。


战后,一切都在重建,在修复,战争带走了自己太多宝贵的人。父母,西里斯,卢平,唐克斯,邓布利多校长,弗雷德,还有那位深情伟大的斯莱特林魔药大师。他急需要另一种感情来弥补这种空白,赫敏罗恩卢娜纳威这些伙伴都给不了的爱情。他希望金妮能够给他,但如今看来这种希望还是破灭了。并不是说金妮不好,她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妹妹,但不是能和他并肩的伴侣。


“没关系哈利,我们还是朋友好吗?”金妮上前拥抱了哈利后对他笑了笑,眼角还带着未干的泪痕。


“好”哈利屈指擦去了她眼角的泪,对她露出了笑容。


金妮胡乱揉揉眼睛,以草药课的名义向哈利告别离去。哈利目送着金妮的背影消失,惆怅地呼出口气,拾起地上的课本正打算离开的时候被一个熟悉恼人的腔调拖住了脚步。


第二章 躁动的心
战争过后,相当一部分支持伏地魔的纯血家族都陷入了衰败,衷心的食死徒们都被审判关进阿兹卡班。马尔福家虽幸免于难但却也不复当日辉煌。不知可悲还是可幸。要不是纳西莎欺骗了伏地魔给救世主创造机会,要不是最后关头德拉科丢给波特的魔杖,今日马尔福家族的下场可想而知。


卢修斯仰躺在沙发上,轻晃着手中的酒杯思索着什么,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父亲,您找我?”德拉科反手带上门踱步到他面前。


抬眼看着自己已然成长的儿子,那个会一脸委屈抱怨救世主种种“劣行”的小男孩已经被战争,被岁月磨炼得挺拔俊逸。


“霍格沃兹的入学通知收到了?你的打算?”


“我想回霍格沃兹父亲”


“因为哈利波特?”


袍子里的手猛地攥紧,指甲刺入掌心“是的,父亲”


卢修斯摆摆手“去吧,救世主的友情对现在的马尔福来说并不是坏事不是吗?”


德拉科微顿了一阵,点点头“是,父亲,那我先回房间”


卢修斯看着德拉科合上门,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希望你能重铸马尔福家的荣耀,我的小龙。


德拉科或许曾经恨过哈利波特,恨他拒绝了自己的友谊,恨他和那些愚蠢的格兰芬多混在一起,恨他的眼中从来就没有自己。所以才会不断地招惹,不断地嘲讽他身边的万事通和鼬鼠,不断地想吸引他的注意,哪怕像一个小丑。


但不知何时,这种恨意变了质。恨他和秋张纠缠不清,恨他的眼光差劲到看上了韦斯莱家的红毛鼬鼠。布雷斯的一句话点醒了自己“德拉科,你可能只是在嫉妒”


我或许没有那么讨厌波特,这种想法在德拉科的心里慢慢生根发芽。


当他在马尔福庄园欺瞒了贝拉特丽克斯的时候,德拉科想,哈利波特不能死,但是他并没有去深究这种想法的源头。


直到在有求必应屋的火海中哈利握住他的手带他逃离深渊的那一刻,德拉科想,我可能有那么一点喜欢哈利波特。虽然他的头发很乱,戴着一副蠢得要命的眼镜还有他是讨厌至极的格兰芬多。
但至少他有一双温暖的手和高超的飞行技巧。


最后,魔杖从手中扔出去的一刻,德拉科想,那双“绿得像蛤蟆”一样的眼睛不能就此从他的生命里消失,即使那双眼睛里从来就没有他。


回到霍格沃兹后,斯莱特林的餐桌上多了些许空位,战争,终究不是个好东西。无论是赢家还是输家。父亲的态度很明显,利用哈利波特的友谊挽救家族,马尔福家审时度势,家庭第一,利益至上。


得到波特的友谊并不是什么难事,乐观的格兰芬多们一向容易结交,更何况是善良单纯的波特小狮子?但前提是你不是一个斯莱特林,还不是一个前食死徒的马尔福。


德拉科的目标不是救世主波特的友情,而是哈利波特的爱情,那个除去了光环的哈利波特,傻了吧唧的绿眼小狮子。这让他倍感无力,就差向布雷斯和潘西修恋爱课程了。


午后漫步在黑湖边享受阳光的洗礼,哪知道刚好看到让自己茶不思饭不香的格兰芬多小狮子和韦斯莱小母鼬在一起拉拉扯扯,一股火气立刻就窜到了胸口。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树后听二人的对话。知道他们要分手后,德拉科强忍着鼓掌叫好的冲动。耐着性子继续躲在树后直到碍眼的小母鼬离开。


“well,well,看看这是谁?圣人波特被他的红毛女友给甩了?”


后来的事情完全在德拉科预料之中。但是校长室麦格教授的“惩罚”确实让他的大脑有了一秒空白,但很快小蛇灵活的大脑就开始盘算怎么把小狮子吞入腹中。怎么能错过这么绝妙的机会?波特的手和当时火海中一样温暖,如果计划成功,他能握一辈子,是笔划算的交易不是么?


第三章 同居进行时
从校长室出来后,哈利的心里缠绕着一堆理不清的线,错综复杂,难有头绪。眼神里充斥着呆滞与难以置信。无意识地任由德拉科牵着他穿过长廊和楼梯,一路上引来无数人的侧目。


德拉科对于这些怪异惊诧的打量或窃窃私语置若罔闻,牵着他的小狮子到了自己的级长室前“金色飞贼”缓缓念出口令,门上的画像一移开德拉科立即拉着哈利钻了进去。


目及之处充满斯莱特林独特的银绿色,哈利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不在格兰芬多“你把我带到斯莱特林?马尔福你别妄想我会和你待在这种地方”


德拉科耸肩,摇了摇二人握着的手示意哈利“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波特?相信我,级长室绝对比你那乱糟糟的狮子窝舒服得多,更何况你也不想被你的朋友们看到我们现在的情况不是吗?”


不得不说德拉科的话挺在理“反正一个星期那么长,他们迟早要看见”哈利略带不满地小声嘀咕。


“你的衣服放在旁边的小衣柜里,这是浴室,不过也没什么用处,除非救世主一时兴起想让我欣赏一下“瘦弱”的躯体,一日三餐我会让家养小精灵送到房间,因为你肯定也不想在整个学院面前
和前食死徒牵手用餐”德拉科挑眉冲哈利勾起嘴角“这种安排可还满意?”


哈利拼命克制在这张不可一世的脸上再招呼一拳的冲动,瞄了一眼自己无法动弹的右手气就不打
一处来“我是没那么娇贵,就怕斯莱特林小少爷过不惯这种用“清理一新”生活”


德拉科微皱眉,抬眼瞥了房间中央豪华的双人大床“我的“清理一新”施咒绝对不比你差波特,相比之下,跟救世主同床共枕更让我不习惯”


哈利似乎才想起这个问题,环视周围的环境“不然我睡地上?”


德拉科嗤笑出声“你想让全霍格沃兹都知道我虐待救世主波特?”


还没等哈利抗议,德拉科就将它扼杀在了摇篮里“如果你晚上有什么动作打扰我的睡眠质量,那我会毫不犹豫把你踹到地上波特”


哈利冷哼一声“彼此彼此”


简单地用过了家养小精灵送来的意式肉酱面,奶油蘑菇汤和覆盆子冰淇淋后,坐在德拉科用衣服变出的另一把椅子上看着铂金色的脑袋伏在羊皮纸上奋笔疾书,那一刻哈利终于回忆起了被还在格兰芬多塔作业支配的恐惧,掏出魔杖念了一句“哈利波特作业飞来”


德拉科抬头注视着小狮子飞来的作业“你打算用魔法写作业波特?”


哈利瞟了自个儿的右手翻个白眼“不然你帮我写吗马尔福?”


德拉科耸耸肩“我是不介意,不过马尔福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哈利丢给他一记瞪视,向羽毛笔施了咒语,很快羊皮纸上就开始出现哈利的字迹。


“你写错了波特,这里应该加入莫拉特鼠汁,不是牛黄。斯内普教授说的没错,你的巨怪大脑难以领会魔药的精髓”


“闭嘴马尔福,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你又写错了,艾草汁和巴波茎块是安神剂的原料,不是吐真剂,真不知道你六年级的好成绩是怎么来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还有闭上你的嘴马尔福!”


于是一个喧闹但似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的夜晚就这么流逝了


哈利给自己施了个“清理一新”爬上床,看着两人放在被子上的手,略带别扭地移开了视线。眼角余光扫了眼身旁看书的马尔福,因为左手不能用,铂金小蛇皱着眉用平时从没有的不雅姿势屈起膝盖当做书架费力地翻着页。


“你在看什么书马尔福?”哈利受不了太过于沉寂的气氛开了口。


德拉科的眸光没从字里行间离开,嘴角微扬“怎么?格兰芬多也会对书感兴趣?当然,我承认泥巴种是个特例”


哈利.忍无可忍.波特果断拉被蒙住头顶,只露了一头黑色的乱发在外。跟这个可恶的混蛋雪貂果然没什么好说的,尽量相安无事过了这一周之后进水不犯河水得了。


德拉科强忍着笑意,修长的手指划过书页,带着青涩的气味混合着小狮子身上清新的味道充盈着
房间的空气“晚安,波特”少年的声音并不想平日一般盛气凌人,而是透露着几分温柔。
沉默了一会儿后,淡淡细微的声音从被子里响起“晚安,马尔福”


德拉科嘴角的弧度慢慢蔓延开,拉起被子盖住两人的手。


完全预料中的失眠让哈利很烦躁,只能闭着双眼时不时打盹。他感到一个小时后德拉科关了灯滑下被褥。


半梦半醒间哈利被德拉科突如其来的动作所惊醒。


即使战争结束了,但是战时的高度警惕直到现在也无法缓解,所以当德拉科的手环上他的腰将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就立刻惊醒了,温热的鼻息喷在他因燥热通红的脸颊上,哈利抬起左手揉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在做梦。


这只臭雪貂的睡姿真差,心里埋怨地哈利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平躺着任由身侧的人抱着自己。就这样,被褥中两人的体温似乎使这个寒冷的冬夜变得格外温馨。哈利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眠。


此时的德拉科却张开了双眼,银灰色的瞳孔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紧了紧揽着哈利的手,悄然抬起二人相握的手印下一吻。The Malfoy wants,Malfoy gets.


TBC


评论

热度(261)